台湾义勇队及武警退役老兵赖武华的情结

时间:2020-08-05 来源:龙岩电视台

       红土地网讯(通讯员 段勇彬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东城街道龙岩天后宫附近,有一间并不算起眼的店铺,说起它的主人,在岩台胞台属及来岩台胞台属中,一多半的人都会说,“他呀!认识啊!不少事情还得找他咨询帮忙呢。”他就是新罗区政协委员赖武华。店铺既是他收集社情民意信息的场所,也是他为来岩台胞台属提供服务的平台,通过店铺这个平台,他帮助群众解决了上百件的事。他常年关心台胞台属的工作状况和需求,主动牵线搭桥积极为台胞台属分忧解难。

  说起为台胞台属提供服务,一开始,赖武华有点爱屋及乌,“因为我的妻子是台湾人,所以我就想为龙岩的台胞台属做点事情,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龙岩的生活。”但在一次调研中接触到一个群体的历史后,服务龙岩台胞台属渐渐变为赖武华的历史情结、两岸情结,开始积极奔走海峡两岸联络这个群体的老队员及亲属,促进这个群体抗战历史的发掘和保护工作,“我曾是一名军人,后来成了新中国第一批武警中的一员,是一名老兵。他们曾经也是军人。虽然年代不同,但是军人的血脉是可以跨越时空相连的。遗憾的是,他们的事迹在我大陆和台湾的社交圈里,知道的人极少。这个本应被广为铭记的群体,这段见证两岸一家共御外辱的历史,在当下本可作为增进两岸交流,凝聚两岸情感的重要纽带,却因不被广为人知而无法发挥作用,甚至可能就此湮没于历史。于是我就想,帮助台胞台属融入龙岩生活,并让他们了解这个群体,了解这段历史。再通过他们带回台湾,进而让两岸青年共修抗战史,同走抗战路,加强两岸情感连接,岂不是更有意义。”

这个群体便是台湾义勇队

市台港澳办主任钟群妹调研台湾义勇队龙岩上岸旧址——龙岩天后宫,赖武华在讲解

沪上烽火浇铸手足情

  穿过天达小区旁的巷道,便是龙岩天后宫(东桥坂姑婆宫),龙津河在妈祖慈爱的目光下,流过岁月不知凡几,“这里曾经是很热闹的码头,几条船间隔停成一排,辅上木板便成一座浮桥。李友邦将军来龙岩,便是在这里停船上岸。”赖武华指着静静流淌的龙津河说道。

  “李友邦祖籍福建同安,1906年4月生于台北芦洲。1924年因参与反日活动遭日本殖民当局通缉而被迫离台,抵达广州后进入黄埔军校第二期学习。1925年9月,李友邦从黄埔军校学成后,被委派主持国民党两广省委领导的‘台湾地区工作委员会’工作,领导台湾同胞的抗日工作。1926年,他冒死回台,宣传大陆革命形势,激励台湾同胞抗日斗志,动员一批热血青年回祖国大陆参加抗日。1929年至1932年间,李友邦全力推动台湾抗日民主运动,频繁往返于台湾、杭州、上海等地,与龙岩人林海云(1928年参加后田暴动)多有来往,为避免暴露身份,二人常在私立上海持志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前身)学生苏祺(龙岩人)住处下榻。在沪期间,三位挚友时常交流时局,他们一起经历了‘一·二八’事变,为躲避日军轰炸而奔波迁徙于闸北、虹口、陆家宅、蔡家宅、候家宅、金家宅、曹家渡、法租界、采福里之间,在战火中建立了深厚友谊。”

台北芦洲李友邦将军故居李氏宗祠外李友邦夫妇浮雕像,上书复疆二字

  三人的人生轨迹在1932年走向了不同的方向。林海云参加了红军,后于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了长征,最终成长为新中国首位海关总署署长,外贸部代部长;苏祺继续其在持志大学的学业;李友邦则在这一年,因在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任日语教师时宣传爱国救国,同情热血青年,被国民党当局关进位于杭州的浙江陆军监狱,在这里,他结识了因叛徒出卖被关押在此的中共杭州市团委二区区委书记骆耕漠。

  “林海云、苏祺、李友邦三人虽然信仰不同,但革命的心意相通,爱国的热血相连。他们在上海期间建立起来的友谊,对李友邦和义勇队后来能来龙岩,起着重要的作用。”

中国共产党对台湾义勇队成立的帮助

  全面抗战爆发后,坐了5年牢的李友邦终因“没有犯罪证据”,被释放出狱。1938年5月的一天,寄居在丽水一位做土特产和古董生意的同乡家的李友邦,在丽水街头偶遇骆耕漠。此时的骆耕漠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任职中共浙江省委统战工作委员会委员。分别经年,相逢匆匆,约好再见时,李友邦向骆耕漠表示:当此民族危亡之际,应为抗战救国而贡献力量。他说,闽北崇安县有不少从台湾被迫流亡回祖籍的台胞,其中有不少志士仁人,或可动员组织。骆耕漠及时将此计划向中共浙江省委作了汇报。中共浙江省委认真研究后认为:在这种形势下,中共浙江省委有责任也有可能协助李友邦发起组织一个“台湾义勇队”,决定协助李友邦先到崇安县了解一下具体情况,试图开辟一个抗日救亡的新阵地。

  1938年夏,李友邦到闽北崇安,访问了流落当地的台湾同胞。他认为号召台胞参加抗日战争是可能的,是必要的,从而积极筹划组织一支台湾同胞的抗日队伍。同年秋,中共浙江省委统战委员会书记张锡昌派中共党员张一之(即张毕来)到金华帮助李友邦筹建台湾义勇队。1938年11月后,李友邦与张一之数次往返浙闽两省进行筹备和具体布置。1939年1月在金华成立了“义勇队筹备委员会”,不久,首批来自崇安的台胞来到金华。

  “可以说,义勇队的成立,得到了中国共产党的莫大指导和帮助,甚至在义勇队内部一度秘密成立过党支部,支部书记就是张毕来。但在当时的环境下,中国共产党所做的工作并不适宜公开。” 

  要理解赖武华说的当时的环境,就必须了解当时一个重要的社会政治背景:当时,在国统区公开建立进步的抗日组织,要取得官方机关———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1938年初成立,陈诚任部长,周恩来任副部长)批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后,国民党仍然对或由共产党直接建立、或由共产党支持建立的有关抗战组织,处处设防予以限制,若由共产党公开出面支持组建台湾义勇队,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阻力,使该组织在报请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批准时,遇到某些人为制造的麻烦。

  1939年初,周恩来到金华参加第三战区会议,期间听取张毕来关于李友邦拟成立台湾义勇队的工作汇报,指示:“关于台湾义勇队的事,要充分运用国民党的关系开展工作。”据此要“通知李友邦,让李友邦去找黄绍竑(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主席),请黄绍竑帮助他解决政治部批准成立的问题。”周恩来还明确指示说:“要尽量避免暴露这个工作与我党的关系,否则容易影响工作的开展。”周恩来原来打算就成立台湾义勇队的工作,与李友邦直接面谈,后来考虑到为不暴露义勇队与我党的关系,减少义勇队批准时的人为阻力,遂取消会见李友邦的计划。周恩来就组建台湾义勇队工作,作出两点极为重要的策略性指示:一是充分运用国民党内部关系使该组织获得批准;二是不暴露我党支持建立该组织的关系。张毕来向李友邦传达了周恩来的两点重要指示后,李友邦即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开展义勇队请批的相关工作,最终较顺利地获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的批准。2月22日,台湾义勇队在金华县城酒坊巷18号正式成立,李友邦任义勇队队长兼少年团团长,张毕来担任义勇队秘书兼少年团指导员。3月,第二批参加义勇队的台胞来到金华。

义勇队抗战事迹

  台湾义勇队在抗日前线,一边从事战场和野战区医院的救护工作,一边进行抗日流动宣传,还努力学习各种知识,包括学习令他们十分厌恶的日文,以便开展翻译、喊话、反战等宣传工作。他们上前线进行战地救护和慰问活动,鼓舞士气,提高抗日队伍的战斗力;他们开展“义卖”募捐活动,将自己生产的药品支援各处抗日战地医院。在此期间,武夷山的台胞还陆续不断地前往金华和皖南参加抗日工作。

台湾义勇队工作生活过的场所龙岩天后宫内殿

  1940年4月15日,台湾义勇队创办《台湾先锋》月刊,印刷《台湾壁报》,每周一张,通过月刊和壁报,宣传前线和后方抗日救国的战况。郭沫若、李济深、邵力子等都为《台湾先锋》月刊题词鼓励。郭沫若题词“发扬民族精神,争取自由平等。”李济深题词“台湾先锋,民族战士,唤起国魂,驱除蛇豕,迪延平之光,雪马关之耻,恢复河山从兹始。”而义勇队少年团则通过各种形式,广泛进行抗日宣传。他们编排《放下你的鞭子》《为大家》《打杀汉奸》《最后胜利》等节目到皖南抗日前线进行宣传。6月,少年团30余名团员回武夷山时带去了撼人的抗日捷报和动人的前方将士浴血抗战的故事。6月26日,由当时的崇安县政府主持召开少年团慰问后方民众大会,会后,少年团接连两天在县城街头演出话剧《为大家》《打杀汉奸》,以及《骑兵舞》《军民祝捷》《流亡三部曲》等节目,把抗日宣传推向高潮。7月,少年团队员们在游览武夷山时,还不忘宣传抗日救国,在武夷山苍屏峰大岩洞,少年团指导员黄中一写的标语——“打倒日寇,保我中华。”现仍保留。

  1942年5月,浙赣战役爆发,台湾义勇队坚持到最后奉命撤离金华,经江山,翻仙霞岭,进入福建浦城,再经建阳、南平辗转到当时福建省临时省会永安(1938年6月,经民国政府中央行政院批准后,福建省政府及相关部门迁入永安,1945年12月迁回福州)。战役爆发前,李友邦曾到福建,为义勇队寻找新的根据地,最终选定龙岩。当年2月,少年团及先遣队先期进入龙岩开展工作并伺机对日作战。10月,李友邦率队本部转移到龙岩,并设立了指挥部,组织台胞进行闽西南的抗日武装斗争。抗战期间,最令人振奋的是义勇队在厦门多次袭击日军。1942年6月7日,一天内袭击日军3次;6月17日在厦门兴亚院(日本内阁设立的专业负责处理侵华事宜的机构,在厦门设有分支机构)投掷多枚炸弹,同时在厦门散发了无数抗日传单;6月30日成功炸毁厦门虎头山日本海军油库,打死打伤日伪军数十人;7月1日乘日军庆祝厦门日伪政府成立3周年之际,在会场投下多枚炸弹,炸死日伪军数十名。此间,义勇队还配合漳州抗日组织武装袭击日军,一次毙伤日伪军100多人。台湾义勇队的抗日活动,极大地鼓舞了当地人民的抗日斗志。

台湾义勇队来岩始末

  撤离金华赴永安后,李友邦和台湾义勇队为何选择了龙岩?这就不得不提到,当年上海滩上三位年轻人结下的深厚情谊。

  “林海云、李友邦、苏祺,这三位在上海滩结下深厚情谊的年青人,虽因信仰不同走上了各自的道路,但他们之间的情谊仍在,他们爱国进步的心依然炽热。当李友邦为义勇队选择新的根据地奔波时,在永安与苏祺不期而遇。苏祺当时已加入国民党,为国民党左派人士,担任龙岩平铁乡党部书记、龙岩县参议会秘书长、县党部监察委员兼执行委员、龙岩七县巡察员、闽西南二十二县合作事业指导员。得知义勇队需要新的根据地,苏祺告诉李友邦,自己正在筹办省立龙岩高级农校,便于掩护义勇队与共产党的合作关系,同时可以推荐大量知识青年加入义勇队,且有部分党产(农田)和农校试验田、机场边角地可以划归义勇队耕种。经苏祺再三热情相邀,李友邦多次亲临龙岩实地考察,决定将义勇队移驻龙岩。”

  在赖武华的介绍下,记者见到了苏祺的孙子苏国,“当李友邦和义勇队一路沿九龙江逆流乘船至东桥坂时,祖父早已在桥头凉亭恭迎。参拜妈祖后李友邦率义勇队进驻龙岩城。祖父安排李友邦及家属下榻于其私宅——仰崑书斋之孝亲斋,其余将士则居住于仰崑书斋之守德堂两侧正房、东西厢房、学耕庐及莲梅斋、桓笑斋等处。同时,还在学耕庐内设西山书房供将士阅览书籍,其中部分书籍为祖父在持志大学就读时校长何世桢赠与的共产主义刊物。仰崑书斋成为义勇队来岩后开辟的第一个根据地。同时,祖父腾出私田及部分党产农田、农校实验田、机场边角地供义勇队耕种,动员其平铁乡族亲、姻亲、乡亲腾出私宅、祠堂供义勇队居住,帮助义勇队招募知识青年入伍,我的伯父苏振文就是在这个时候被祖父亲自送进义勇队的。并且,祖父还以其平铁乡书记、县党部监察委员、龙岩七县巡查员的特殊身份掩护李友邦与共产党的合作关系。在祖父的帮助下,义勇队自力更生、扩招队员、在原县参议会办公处创办《台湾青年》,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保家卫国、抗日救亡运动。”

苏祺(前右三)回岩探亲与家人合照,后排左二为苏国

  赖武华接过苏国的话道:“义勇队来岩后,迅速壮大。初来时只有165人,次年,根据《台湾义勇队队员名册》显示已有301人。1944年义勇队扩编为台湾义勇总队,李友邦升任中将总队长,同时将队伍编为4个区队9个分队,附设台湾少年团。1945年队员达381人。在岩期间,义勇队除了对日作战外,还以创办发行刊物、演讲等方式进行抗日宣传,鼓舞斗志,创办医院做好医疗服务及战地救护,发展经济等。对了,在龙硿洞还留有副总队长张士德及区队长陈唯等10余名队员留下的题词,可惜的是,现在能辨认出来的字不多,只有12处个人签名及个别字。”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投降。9月3日,李友邦派张士德从龙岩出发赴台,在台北升起由龙岩带去的台湾光复后的第一面中国国旗。9月,队员集中厦门,次月先遣部队抵台。12月8日,李友邦率全体队员及其家属,搭乘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批给的客轮“胜利”“胜兴”号返回台湾,部分队员选择留在闽、浙等地。

  “还是在东桥坂,还是来时的凉亭,苏祺为李友邦送行。拜别天后宫妈祖,李友邦乘船下漳州转道厦门,最后赴台。李友邦将军返台前,特地在南普陀后山五老峰上题刻‘复疆’二字。‘复疆’是义勇队臂章用字,也是李友邦将军‘欲救台湾,必先救祖国’二十年战斗生涯之基本追求与精神动力!”

后记

  1946年2月,根据台湾国民政府命令,台湾义勇总队和少年团解散。“随着解散,义勇队的历史使命宣告结束。但它的历史意义,它的精神不能也不会随着解散而变为虚无,它会被传承。我相信,我没做这件事,也一定会有其他人来做。但我既然碰到了,就一定要做,要将它做好。

  “台胞没有缺席维护祖国统一的抗战!李友邦和义勇队留给龙岩的不仅是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他们在龙岩的故居旧址应成为两岸文化遗产保护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可都是对海峡两岸民众尤其是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令人信服的实物教材,如能进一步开发打造这些故居旧址,发挥其纽带作用,将对两岸历史和文化认同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有利于激发两岸同胞的共同使命及民族凝聚力与向心力。”为此,赖武华以新罗区政协委员的身份,多次提出建议,“我们要打响义勇队在岩旧址修复拓展战役,将义勇队在岩活动过的正式命名的旧址,尽可能争取为省保单位,实施全面保护与修复,建设独立的义勇队纪念馆,同时再进一步摸清义勇队在岩活动过的地方和旧址故居,加大保护与修复;打造义勇队在岩抗战活动足迹品牌,加大宣传,进行影视等的再创作;联合东南沿海各省份打造义勇队研学基地;推出义勇队在岩活动的精品旅游线路;以闽台交流为核心来全面提升台胞抗日文化软实力。

  “2015年至今,已有上万两岸同胞前来参观龙岩台湾义勇队旧址及相关建事迹陈列馆。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也是台湾光复75周年。令我振奋的的是,原龙岩四中、天达小区两处公交车站点的站牌上,分别加上了‘台湾义勇队旧址’‘龙岩天后宫’两个站名,这有利于进一步宣传义勇队。我还将台湾义勇队的事迹以邮件形式发送给国家退役军人事务部,从回复中我看到了他们的高度重视,我申报龙岩台湾义勇队旧址群的建议,国家退役军人部已于7月29日发件给龙岩军人事务局。这些都让我觉得我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对得起老兵这个称号。”来源:红色文化周刊)

红土地网编辑 卢丽宽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