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的回声 ——寻访长汀县濯田镇刘坊村的红色记忆

时间:2020-08-17 来源:龙岩电视台

原红四军军部旧址范氏继节公祠

红土地网讯(通讯员 王坚1929年5月中旬,朱德、毛泽东率领红四军第二次入闽,在长汀县濯田镇水口、露潭两个码头渡过汀江,当晚部队在东岸的几个村落宿营。和水口一箭之遥的刘坊村,就这样和铁军、和伟人因缘际会,并由此生发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特殊情缘。

  一条熟稔的千年古道在汀江东岸延伸,一支陌生的军队在91年前不期而至。历史注定了一次恢宏而温婉的相遇,这个汀江岸边的千年古村在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历史进程中,不经意间留下了自己清晰的名字,也留下了风云变幻中的激荡岁月。

毛泽东住进继节公祠

  走进村中的范氏继节公祠,这座保存完整的清代古建筑,占地面积约300平方米。气势不凡的门楼琉璃瓦当盖顶,矿物彩雕塑装饰,工艺精湛。正厅大梁上高挂着一块清朝同治年间的“五代同堂”横匾。

  76岁的张章婆婆指着正厅一块木板墙,上面依稀可见刀刻的一面军旗和几颗五角星。老人热情地介绍说:“毛主席当年就住在继节公祠。我婆婆严三妹生前说,红军来了,大家都把床板拿出来给红军打地铺。毛主席的床铺是用长凳架起来的,位置就在正厅神龛壁墙后面的过道上。红军战士在左边横屋的水井里打水做饭、洗衣服,因为天气热,红军在井边洗澡的时候关起门,特地交代妇女们要回避。老一辈健在的时候,聚在一起就要讲毛主席和红军的事,这可是全村的骄傲!”尽管1929年还没有“毛主席”的称呼,但村民们一代代就这样满怀敬意口口相传。

  1969年12月21日,51岁的房东余嫲子向县党史调查人员讲述:“那年我12岁,继节公祠厅堂住了一队红军。在厅子里搭了三四铺床,其中有一个女同志。前厅大门边有红军站岗。第二天早上,红军在大门口的坪里集中,有两个人站在大门的石阶上先后讲了话。其中一个眉毛粗黑,有胡须。另一个比较瘦白。他们在我家中住了两夜就开走了。临走时,在我家厨房做饭的一位女同志送了一个粉红色、有花纹的洋瓷盆子给我家,这个盆子现在还在。当时我的叔父范大玉是农会会员,他对周围的人介绍说,那个有胡须、粗眉毛的是朱德军长,比较瘦白的那个是毛泽东。”

热心村民指认毛泽东在继节公祠的住处

  同年12月31日,长汀县光荣院的老红军肖新瑞讲述了见到毛泽东的亲历场景:“1929年农历4月14日(阳历5月22日),张赤男在宣成畲心村派我和梁妹子带一封信到四都交给红四军。我二人经水口、濯田、牛脑屎去四都,到四都才知道红四军已从圭田下濯田了。立即折返濯田,到水口时已经傍晚,我们从露潭找了一条渔船过渡。绕道外小径,遇见红军哨兵。讲明情况后,红军派人送我们到河东下店、凹背,最后带到刘坊。红四军军部设在刘坊一座屋梁上挂着‘五代同堂’横匾的祠堂内(即继节公祠),我把信交给一个书生相的领导,他亲切地叫人打水给我们洗脸、洗脚,搞饭给我们吃。听说我俩一口气跑了170多华里,赶紧让战士下门板让我们休息。吃好饭,红军领导看完了信,交代我们说:‘你们回去后,有事还要来。’他叫军需官给了一盏手提马灯,还给了我一件江西产的乌布衫。我们带着红军的回信返回畲心,走到梅子坝时,碰到张赤男和张涤心两位领导,又一起返回刘坊红四军军部。

  “张赤男、张涤心和红军领导们一起开会研究。会开完后,张赤男指示我们明天跟军部一起走,当向导带红军到涂坊去。张赤男告诉我们,穿蓝布装、书生相的就是毛泽东委员。第二天,我们带红四军到涂坊,在距离涂坊10多华里的南岭村一间米店里住了一晚。天亮后,军部工作人员叫我们二人返回,并特别交代我们不要走来时的道路。我们回转到涂坊的赖坊村时,就听说敌人已经追到涂坊了。”

  无论是亲历者的回忆,还是后人的听闻,毛泽东曾在刘坊住宿得到了验证。空屋寂寂,苔色斑斑,91年后的今天,伟人的形象一直鲜亮地留存在刘坊人民的心田。

“土楼哩”的红军标语

  根据长汀党史记载,刘坊村所在的汀南地区,是革命先驱张赤男酝酿工农暴动的策源地之一。早在1928年前后,刘坊村的范蟾桂等5人就和张赤男接头,成立秘密农会、“铁血团”等地下组织,开展减租抗租和“平粜”等群众运动。1929年汀南暴动成功后,刘坊成立了乡苏维埃政府,1930年隶属于汀连县第六区(即水口区),范雪先、范鸿林、范大有、刘敦辉、王福亮、范信先、蓝永银、范大米等人先后担任刘坊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当年乡苏的办公地点范氏大宗祠至今还保存完好 。

刘坊村古民居留存的红军标语

  “土楼哩”是刘坊村的一个小地名,位于村东靠山处,这里也有一座古宅,大门门额的石匾上刻着“蜚廉声让”四个楷书繁体大字,两侧有石刻对联“蜀公谏草盈千阙,宋室讲官第一家”,联意高深难解。古宅四周的“沙灰包墙”墙体上,至今还留有一些红军标语。85岁的古宅主人范桥森介绍:“我们家距离继节公祠三五十米远,背靠山岗,四周有围墙。听我祖上范必先公讲,毛主席带领红军第一次来到刘坊,有一支红军队伍住在我们家。红军的宣传员在四周墙壁上写标语,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政策主张。过了几年,松毛岭战斗之后,又有一支红军大部队到刘坊驻扎,同样有红军战士写标语。国民党占领以后,这些标语大多数被涂掉,现在少数留下来的也快看不见了。”

  古宅左边横屋的外墙上,有两条落款为“红军特务营”的标语,内容分别是:“实行共产主义”“强奸妇女者杀”。右边横屋的外墙上写着“共产成功万岁”,落款为“九军团宣”。左右两边横屋外墙上,另外还有“打倒反动分子”“打破包办婚姻”等标语依稀可辨。距此百步开外的另一座古宅沙灰墙上,另有一条用石灰水书写的“拥护工农红军”的标语,旁边还画有一个熠熠闪光的五星和镰刀铁锤的中国共产党党徽图案。

  这些幸存的红军标语,应该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不同的红军部队或苏区红色政权工作人员留下的。1929年5月,从西岸渡江而来的红四军将士对于刘坊是“破天荒”的第一次,面对不明真相四散躲避的老百姓,红军必须申明主张、严肃军纪;1930年后成立苏维埃政权,苏区群众拥护支持红军是题中应有之义。据原红九军团司令部参谋、开国将军林伟所著《“战略骑兵”的足迹》一书中记载,1934年底,担负保卫中央苏区东大门松毛岭的红九军团,奉命撤离阵地“战略转移”,就是从长汀南山、涂坊,经刘坊、水口、三洲一线往长汀、瑞金方向先进。这些珍贵的红军标语,背后蕴藏着极有价值的历史信息,无疑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刘坊村与红军骨肉相连的情感实证。

英雄连长“狗巴梨”

  2016年国庆期间,记者利用假日时间曾专程到刘坊村采访,时年78岁的黄节林老人带着我来到村南一处稻田的田埂边。蓬生的杂草丛中,一块深红色大理石的烈士墓碑隐然其间。令人惊异的是,墓碑上的烈士姓名竟然是“黄狗巴梨”。

黄节林(已故)展示黄狗巴梨的烈士证

  回到家中,黄节林拿出一张破旧泛黄的烈士证,神情悲戚地说:“我是黄狗巴梨烈士的继子。我的祖父黄高隽原本是刘坊邻近的三洲人,是位行医郎中。因为家中人丁孤落受人欺凌,无奈迁到刘坊祖母的娘家定居。父亲黄狗巴梨原名黄翰高,在刘坊出生长大,年少时读过私塾,练过武术。参加革命后当过苏区干部,后来又带头参加红军,在部队改名为黄金标。我的母亲张子是黄家的童养媳,父亲牺牲后,母亲立志不嫁,把我过继到膝下当儿子。母亲是文盲,不知道父亲的大号,所有烈士证上登记的是父亲的乳名。母亲生前告诉我,父亲20出头就跟着张赤男闹暴动,参加汀南赤卫队,到处出击配合红军打仗。有时赤卫队驻扎在刘坊附近的山上,母亲知道消息就会偷偷带上些食物,装作上山砍柴送给父亲。看到父亲风里雨里面容憔悴,衣衫破烂,母亲十分心疼却从来不敢表露出来。

  “父亲和母亲成婚后生下了我大姐,上有老下有小,里里外外全靠母亲操持。因为父亲是游击队和红军的指挥员,打仗很勇猛,敌人对他恨之入骨,扬言一定要杀掉‘狗巴梨’。所以,家里也受尽反动派的摧残。有一天夜里,反动民团突然包围村庄,到处捕杀红军家属。情急之下,母亲抱着年幼的大姐躲在祠堂的柴草堆里。白军用刺刀将一捆一捆柴草扎刺地来,眼看就要刺到母亲和姐姐藏身的那捆柴草时,白军正好吹号撤退,母亲和姐姐才逃过一死。还好年老的祖父外出行医不在家,听到消息时老祖父吓哭了,跪在我家对面的山上死命磕头,求天求地保佑亲人平安。

继节公祠内当年红四军将士使用过的水井

  “父亲参加革命,他活着的时候母亲整天担惊受怕、受尽欺凌。父亲牺牲了母亲也一无所知,甚至连父亲当过红军连长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全国解放以后,涂坊凹下村苦米岽的老红军廖李子是父亲的警卫员,特地来刘坊看望母亲。落实政策的时候,廖李子写了材料,证明父亲当过红12军的连长,他亲眼看到白军把父亲的头颅割下来,挂在阵地前示众。1954年3月,刘坊本村的老红军范月桂和蓝永传、范大佐都是父亲的老战友,他们联名证明父亲是在连城朋口战斗中带头冲锋时牺牲的。

  我一次次想去寻找父亲遗骨,但无从下手。母亲生前常常流着眼泪对我说,父亲是个好汉,是为穷人打天下掉脑袋的,狗巴梨的后代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父亲参军后只回过一次家,留下一个军用口杯、一双象骨筷子做纪念。上个世纪70年代我带着去连城建设飞机场时,不小心丢失了。”如今,黄节林老人已经作古。按照他的遗愿,在外创业的儿子黄大仙,去年把祖父的烈士碑与祖母、父亲的灵骨一同重新安葬,终于完成了黄家几代人的心愿。

采访中得知,苏区时期刘坊村仅有90余户人家,新中国成立初期统计在册的烈士达20余人,他们大多数英勇牺牲后不为人知,湮没尘烟,黄狗巴梨就是其中一个突出代表。“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谛听远山的苍茫回声,依山面江的刘坊村在时光多情的浸润中,变换着日新月异的美丽容颜。感恩岁月,馈赠给刘坊一份不泯的荣光、一份飞扬的神采,朝晖夕阴的山谷田园中,将永远铭刻汩汩流淌的红色记忆。这段记忆由伟人和平民共同书写,以欢笑和血泪共同凝铸,以甘甜和静美灌溉缤纷的花朵。来源:红色文化周刊

红土地网编辑 卢丽宽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