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跃过汀江 ——船艄公蓝星朗摆渡送红军过汀江的故事

时间:2020-08-17 来源:龙岩电视台

长汀县濯田镇水口村

红土地网讯(通讯员康模生)“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红四军首次入闽,在长汀歼灭国民党福建省第二混成旅,击毙旅长郭凤鸣。进驻长汀城后,毛泽东获悉蒋桂军阀大战即将爆发,赣南国民党军队将大部调离前往两湖参战。这对红四军来说,是个大好消息,那么下一步红四军该怎么办?

返回赣南 再往闽西
  在长汀活动17天后,红四军返回瑞金与彭德怀领导的红五军会合,然后红四军在赣南打土豪,分田地,建立了于都、兴国、宁都红色政权,红五军则返回井冈山开展根据地恢复工作。
  五月中旬,形势发生变化。蒋桂军阀战争,以桂系失败告终。粤桂战争又起,闽南军阀张贞、闽西龙岩军阀陈国辉参与混战,闽西、闽南反动势力顿时空虚。闽西特委给毛泽东写信,急盼红四军速返闽西,抓住闽西敌军空虚时机,开展闽西的革命斗争。红四军前委接受了重返闽西的请求,决定深入闽西腹地,开创闽西革命的新局面。
  1929年5月19日,毛泽东、朱德和陈毅率领红四军从瑞金武阳越过武夷山脉南麓古城、四都抵达濯田。当天,毛泽东在濯田石桥头召开群众大会,宣传红军宗旨。会后,毛泽东写了两封信,派人火速送给正在上杭蛟洋的中共闽西临时特委书记邓子恢,要求特委迅速在岩、永、杭组织武装暴动,配合红四军第二次入闽。
  当晚,红四军在濯田镇上住了一夜,20日清晨,红四军急行军赶到汀江第一渡口———水口。当时正逢雨季,江水猛涨,江面增阔到100多米宽,水流湍急,波浪翻滚,水深没顶,倘若没有船只,插翅也难飞过江去,更不要想涉水过江了。
  平日里,水口两岸都停靠着木船,但今天却一艘都看不到。想找群众打听,村里却见不到一个群众。来不及琢磨其中蹊跷,毛泽东、朱德经过简短交流,当即由朱德下令,派出数支小分队四处寻找船只,同时传令全军指战员随时做好战斗准备,严防尾追之赣敌李文彬的突然袭击。
  到底为何渡口不见渡船、群众?红四军是否寻找到了渡船?又是如何渡过汀江?40年前,笔者采访了当时70多岁的老艄公蓝星朗,听听他回忆中红四军是如何抢渡水口的!

抢渡汀江
  1929年5月19日上午9时许,蓝星朗正在水口渡口撑船,突然间,码头上闯出几个国民党卢新铭部的士兵,对着他和乘船的群众说“红毛”要来了,并强令两岸码头上停靠的船只马上藏起来,否则就炸掉。他们说红军就是“红毛”,个个长着红头发、绿眼睛、长牙齿,看见男人就杀、妇女就抢、小孩就刺。碰见红军就象黄鳝上沙滩,不死也一身残。有几个艄公信以为真,赶紧把木船撑走藏起来,带着家人避风去了。所以,红军战士在渡口看不到船,在村里看不见群众。
  把船撑回五华里外的老家蓝坊村安置好后,蓝星朗心想天下哪有他们说的这种怪人?红军如果来了,倒要瞧个究竟。蓝星朗在兄弟中最小,大哥大嫂在码头旁经营豆腐店,二哥在家务农,三哥和他共撑渡船维持生活。此次,他和三哥留在家里,其余人则到山里躲避。
  20日上午,惦记木船的蓝星朗正想开门出去看看时,听到有人一边敲门一面喊着:“老乡,不要怕,我们是工农红军,快开开门。”
  “红军真的来了!”蓝星朗和三哥紧张地靠到门背后,从门缝往外看,两位红军的眼睛和牙齿都和平常人一样,身上穿着灰军装,脚上穿的是草鞋,跟穷苦老百姓差不多,帽沿下两鬓的头发也是黑的。两人的对话也听得清清楚楚:“连长,群众不出来怎么办?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船艄公呢?”“别着急嘛,这里群众受了国民党欺骗,害怕跟我们接触,我们可要耐心呀……”连长和小兵说话和气,与国民党军队当官的和当兵的完全不同,这让蓝星朗回想到一次国民党军队到村里找一位艄公撑船,嫌艄公开门迟了,就用脚踢门,并把艄公打得当场吐血,病了好几个月……
  想到这里,蓝星朗猛地把门打开,对他们说:“红军,我就是艄公,找我有事吗?”“太好了,我们是来找船过江的。”连长见到蓝星朗,异常高兴。“好,随我来。”蓝星朗说完,领他们到了江边,让他们上船后,蓝星朗和三哥将木船撑入江中,很快就撑到水口。堤岸上,满满地站着等船渡江的红军。
  停船上岸,两个带队模样的人来到蓝星朗兄弟面前,前额饱满、态度慈和的领导对他们说:“红军是穷人的军队, 是为穷人打土豪、分田地的。红军不会压迫穷人,也不抓伕,乡亲们不要怕。村里村外有多少船全部撑来,给红军撑船照样付钱。”
  这番话让蓝星朗心亮堂舒畅,爽快地应声“好”后,他拔腿就上山找艄公。艄公们知道蓝星朗从不说谎,一个个打消顾虑,最终撑来七条大木船,加上蓝星朗的,便有八条船。八条大船一字排开,蓝星朗的船头上,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军旗迎风招展,红旗下站着那两个带队的。蓝星朗后来才知道,他们就是毛委员和朱军长。嘹亮的军号吹响了,八条满载红军的木船,乘风破浪驶向东岸。到下午5点多,所有红军战士和战马全部渡江。原本企图在东岸拦截红军的卢新铭团,听说来的是朱毛红军,早吓得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到了东岸,那个红军连长拿着装着银元的竹筒来到艄公们面前,向每位艄公支付光洋一块。艄公们有的不肯收,有的不敢收。连长说边说着“这是红军的纪律,你们不要也得要。”边把把银元塞到他们手里,并向他们表示感谢。看到红军这样体贴穷人,不少艄公流下了泪水。
  临别之前,红军连长交代说:“首长让我转告你们,红军走了之后,敌军很快就会到来。你们赶快把木船撑走藏起来,人也趁早躲开,免遭敌人迫害!”
  果然,大家刚把船撑走,赣敌就紧追而至。大江挡路,不见红军踪影,也见不到船只,敌旅长李文彬望江兴叹,不得不带着队伍悻悻地退回江西。

长汀县濯田镇水口村红军渡口旧址

深入闽西腹地

  当晚,毛泽东住刘坊村“继节公祠”,朱德则住“三益店”。次日,红四军经涂坊、南阳,直下龙岩、上杭,沿途张贴《红四军司令部政治部布告》,宣传“红军受共产党的指导,执行民权革命三大任务,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地主阶级,打倒国民党政府,以帮助工人农民,及一切被压迫阶级得到解放为宗旨。”并号召“多数人,应该联合起来,打倒这少数豪绅,求得多数人的利益。”。毕占云在《三战闽西》中记载:“二度入闽与第一次大为不同,自从红军消灭了小军阀郭凤鸣之后,闽西人民都称红军是自己的‘命根子’,是‘天兵天将’‘救命活菩萨’。因此,在红军进军到古城、濯田、水口和涂坊等地时,群众纷纷烧茶水、送干粮(红薯干);青年人争先参加红军,老太太烧香祈祷,保佑红军打胜仗。当时,虽然天气炎热,行军极度疲劳,但在毛党代表‘开辟闽西’的号召下和群众的热情鼓舞下,个个情绪高涨,斗志昂扬。”
  红四军二次入闽,三克龙岩城,打得陈国辉只身逃回老家;攻占永定城,成立永定县革命委员会;攻克“铁上杭”,卢新铭只身潜逃。 “七月分兵”广泛进行“打土豪分田地”,使龙岩、永定、上杭迅速连成一片。党组织有了较大发展,据不完全统计,汀、杭、永、岩、武各县委共有区委13个,特支2个,支部180个,党员1450余人。面对闽西大好形势,毛泽东挥笔写就《清平乐·蒋桂战争》“……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来源:红色文化周刊

红土地网编辑 卢丽宽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