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永定西陂村——灵鹫山中觅古碑

时间:2020-03-18 来源:龙岩电视台

红土地网讯(通讯员  王贵垣  林泉镇  林玉营)  灵鹫山,本指印度佛教圣地灵鹫山,当年释迦牟尼佛与诸弟子结集和讲经说法之地。唐僧玄奘(602-664)西天取经的终点,就是灵鹫山大雷音寺。山顶一座白塔,塔前石香炉上刻有中文“灵山”二字。玄奘《大唐西域记》卷九对此山有详细记载:“孤摽特起,既栖鹫鸟,又类高台,空翠相映,浓淡分色,如来御世垂五十年,多居此山广说妙法。”并列举此山的许多佛教圣迹。比唐代玄奘更早西天取经的是东晋高僧法显(334-420),他也曾到达灵山取经。

西佛东渐之后,我国命名为灵鹫山、灵山的地方多矣!著名者有四川灵鹫山,“先有灵鹫,后有峨嵋”之说,可见其历史久远。此外还有台湾灵鹫山、江西广丰灵鹫山、河南信阳灵山、江苏无锡灵山等,也是声名赫赫。杭州灵隐寺后面的飞来峰,其命名亦与印度灵鹫山有关。相传东晋时,印度高僧慧理来杭州,看到这山千洞百孔,怪石嶙峋,和故乡的灵鹫山形貌相似,就说这是从印度飞来的,始而得名。

闽之西域,有八百年古村落曰西陂者,现为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高陂镇西陂村,亦有一座灵鹫山。明万历年间,有四川峨嵋山高僧法名飞来僧云游至此,见林壑尤美,倡建灵鹫寺,并书山门联云:“灵山已辟菩提境,鹫岭宏开佛祖门。”嵌“灵鹫”二字,十分工稳,禅味耐嚼。灵鹫寺坐南朝北,两堂两落结构。正殿供奉三尊大佛,分别为竖三世佛:过去佛燃灯佛、现在佛释迦牟尼佛、未来佛弥勒佛。另有一说是横三世佛:中间是释迦牟尼佛(主管中央娑婆世界),右边是药师佛(主管东方琉璃光世界),左边是阿弥陀佛(掌管西方极乐世界)。左右墙上挂十八罗汉像。

清康熙年间,彻云僧担任住持,募集琉璃金灯,购置田产,用作点长明灯之资,留下了一块《琉璃金灯季石碑》,嵌于前殿入门右侧。今校点如下:

灵鹫山,吾之福地也。自僧飞来创建山门,嗣后僧彻云拮据捋茶,历尽辛勤。数十年来,香灯长熠,钟鼓常鸣,二僧之力也。第琉璃金灯未设,不足以佐佛光之普照。爰于康熙五十四年,僧彻云持簿来,恳谋立灯季,各劇金壹钱,计股分领,历有年矣。扩充利息,置买季田。今勒石碑,以垂久远。永供常明,丕显佛光。凡我同季,既锐心志于始,尤平意气于终,则金灯焜耀,福自天降矣!是为引。

今将田亩及规例具开于后:……

大清乾隆六年辛酉岁季春月

 


康熙五十四年,即1715年;乾隆六年,即1741年。从碑文可看出,飞来僧和彻云僧对灵鹫山灵鹫寺出了大力!从田亩及规例可看出,这金灯季有点类似于我们客家人常见的公太公烝季的样子,每年租田出去给佃农耕种,收取租谷,以作长明灯等开销;每年消季,一股允许一人参与膳食,类似于“打牙祭”的性质。

前殿门外右侧,还有众多碑刻。为首一块碑刻曰:

□□胜境多立庵寺。昔自明季时,吾祖碧溪公有高斜头山场一处,上下左右,四至分明。遂将此山施出众乡,建造庵场。襄成美举,取名灵鹫山,成为合乡之福地。斯地也,清泉喷石,古树□云。山即未易吉名,斯亦地之最胜。而为翔千仞,自所乐见辉而下欤?

今历年既久,寺渐颓废,而山碑亦不复存。合乡佥议劝捐,修葺一新。裔等因将庵左田亩、埔地,概施寺僧掌管。谨布始末,备勒诸碑。庶几克继先人之志愿,以示数典之不忘云尔。

谨将原捐山界并田亩计开于后:

一、山场上至山顶,下至庵脚,左至田岗上,右至鸡山岌;

一、田岗上皮骨田壹处。

清道光十八年岁在戊戌仲冬月,林碧溪公裔立

 


后面众多碑刻即为《各乡福首芳名》,镌刻着总理、副理、分理的名单。总理是林清元,副理有林殿宗、林兴辉、林广文、林广春四位,分理则罗列了林、刘、谢、陈、邱、沈、唐、张、顾、廖、易、郑、范等姓氏,涉及西陂、睦邻、和兴、黄田、北山、上洋、虎岗等地。

碑文中,“明季”即明末。《高陂记忆》一书记载西陂灵鹫寺竣工于万历四十八年(1620),与此碑相印证,应该是准确的。林碧溪即西陂富商林贲山六个亲生儿子的第三子,林贲山还有一个养子林大钦,乃明嘉靖壬辰科状元。碑中讲,因为有了灵鹫寺,才把高斜头山“易吉名”,“取名灵鹫山,成为合乡之福地”,与乾隆辛酉的那块金灯碑首句“灵鹫山,吾之福地也”相承接。

乾隆年间,曾给翰林王见川所撰高陂桥对联题以横额“长桥永太”、博得翰林公和过往行人赞赏的西陂人林雅韵(1672-1759),曾设帐讲学于灵鹫寺中。后人有诗赞美灵鹫寺云:“半壑林窝一掌开,清幽古寺隐深隈;寒泉凛冽饶佳味,曾引高人设帐来。”

道光戊戌(1838)的这块碑还记载林碧溪后裔把“庵左田亩、埔地,概施寺僧掌管”,大大扩充了灵鹫寺的经费收入。此块田地,后人称之为“和尚田”。

1970年代末,西陂林立朝(1915-1996)募资重修灵鹫寺,更名为“西灵寺”,意为“西天灵鹫山上之寺庙”,亦含“西陂灵鹫山寺庙”之意。林立朝青年时于杭州习佛学,法号光通,中国佛教协会会员,参加过全国佛教协会第三、四、五届代表大会。

2016528日,初夏时节、“六一”节前的这个周六,笔者三人与龙岩莲花山寺住持释光炳大师、西陂村干部林才梅等人的灵鹫山之行,享受明媚阳光,吸收新鲜空气,登山锻炼,活动筋骨,沐浴佛恩,潜心礼佛,觅得古碑,仔细研习,收获果真不小也。是以记之。

红土地网编辑  赖珊盛  江宗辉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