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智多谋 英勇善战——连南十三乡暴动领导人李云贵烈士革命故事

时间:2020-09-08 来源:龙岩电视台

  红土地网讯(通讯员  张昌桂  他,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早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是连南革命根据地的创始人,他组织领导了连南十三乡暴动,打响了连南游击革命的第一枪,在抗击国民党“三省会剿”的战斗中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牺牲时年仅27岁,他光辉而短暂的一生在闽西革命斗争史上留下了宝贵的一页,虽然他已逝去多年,但他的革命事迹一直在新泉人民口中代代相传,他就是福建省连城县新泉镇的传奇式革命人物——李云贵烈士。

据载,李云贵(房族名云乐,乳名菩瑞),连城县新泉杨家坊新屋亭人,出生于清朝光绪癸卯年七月十一日(即公元1903824日)。李云贵自幼天资聪颖,勤奋好学,成绩优异。1918年秋,李云贵考入连城县县立中学,在那,他开始接触了《汀雷》、《新青年》等进步刊物,寒暑假返家时他经常向家乡父老乡亲宣传马克思主义、三民主义等新思想,这为他在后来树立远大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选择正确的革命道路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1922年,李云贵考入福建政法专科学校,1924年,通过考试选拔转入黄埔军校第六期(汕头分校)深造,在黄埔军校时期,李云贵系统地学习了爱国主义、国民革命理论和军事指挥知识,因家境贫寒,他还参加了勤工俭学,并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5年秋天到1927年夏天期间,李云贵参加了国民革命军的第二方面军张发奎部,先后东征、北伐,并获任上尉军官。

蒋介石发动4.12”反革命政变后,闽西的国民党反动派也加紧镇压革命,为保存共产党的实力,地下党员身份的李云贵在原黄埔军校领导人的安排下,回到连城任国民党连城县党部宣传委员。在此期间,李云贵和俞炳荣、傅铁人等人秘密组建了连城县第一个中共党组织——中共良坑支部,培养共产党员,发展党组织。19294月下旬,亲自设计枪毙了在城区仗势欺人的恶霸——“单眼大王”罗老允。为避开追捕,李云贵潜回家乡新泉杨家坊石门山一带,后与地下党负责人俞炳荣、李斯元等联系上,着手秘密组建农民武装——连南游击队,准备武装暴动,开展游击战争和土地革命。

一、整编征战 俘获良驹

1929521日下午,朱、毛红军第一次经过连城新泉,驻扎在庙前孔清祠;523日攻下龙岩,逐步建立了以上杭、永定、龙岩等县为中心的闽西革命根据地。

1929610日,红四军再次进驻连城新泉,在新泉住了八天,红四军前委、政治部均设于此。

期间,李云贵曾先后到连城县庙前、新泉望云草室拜见了朱德、陈毅、毛泽东等红四军领导人,汇报了连南革命斗争情况。

615日,闽西特委将闽西各县地方武装集中到新泉竹山背进行整编,编为红四军第四纵队,第四纵队司令员是傅柏翠,党代表是李任予、张鼎丞。此次整编后,连南一带的良坑、吕坊、大垅坪、连大坪等地的地方武装近200人全部被编入第四纵队七支队第十九大队,李云贵担任第十九大队大队长。6月中下旬,十九大队奉命跟随红四军三打龙岩,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红四军占领了龙岩,歼敌2000余人,缴枪900余支,彻底消灭了陈国辉残部,为三天后在龙岩县城召开的红四军第七次党的代表大会铺平了道路。李云贵在这次战斗中英勇善战,还亲自缴获了敌人的一匹白色战马。也许是有缘分,这匹战马对李云贵非常温驯,李云贵也特别喜爱这匹白马,从此他与这匹白马形影不离。

二、组织暴动 把握政策

1929年新泉整编后,为了推动连南的革命,红四军主力离开连城新泉时,李云贵的十九大队所在的第四纵队留在闽西继续坚持游击战争,722日,李云贵、俞炳辉和中共闽西特派员、地下党员俞炳荣一起在岭下罗家祠(怡远堂)召集各乡革命民众代表,发动震撼闽西的连南十三乡工农武装暴动,在连南的岭下、良坑、吕坊、儒畲、大垅坪等十三个乡(村)一带发展党员,以杨家坊为中心开展革命斗争:打土豪、分田地、烧契据、开仓分粮、分配枪支等。22日,暴动队第一站首先开往连大坪,打击了该村的地主罗高满。23日,暴动队杀回儒畲,打击了地主罗雷春、土豪罗天保和罗元侏,并在儒畲的公审大会中枪毙了罗高满和罗雷春。724日,在李云贵率领的红四军十九大队的接应下,暴动队开赴李云贵的家乡——杨家坊,收缴了土豪经营的“春兴店”枪支,并分头强行劈开了“缘公太”“常济纲”等四个由土豪控制的谷仓,把囤积的3000多斗谷子分给了贫苦农民。接着又连夜进攻庙前,打败了江中岳民团。

 10月初,红四军第四纵队十九、二十大队配合连南十三乡赤卫队,成功围剿李大猷、李七孜匪团,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108日,近千人在李云贵的祖祠——李氏廷润公祠(景阳公祠)召开庆功大会。

在杨家坊开仓分粮时,当时几个队员到私塾先生李求开家中开仓,发现谷仓内约有20多担谷子,正要装袋没收,李云贵恰巧经过,连忙对队员说:“李求开是教书先生,不是富农,顶多是中农,是可以争取的革命力量,大家也知道这20担谷子是他一家10多口人勤耕落力、节衣缩食积累起来的,刚够他们家人吃,我们是不能没收的;如果是他家自己食用之外的多余部分,我们才能强行没收”。经过多年以后,李求开先生的儿子李金文回忆起往事时说,若是那年20多担谷子被没收了,他家会饿死好几个人!

三、反对盲动 刀下留人

在杨家坊开展暴动的一天,队员把杨家坊下土楼人杨进钦五花大绑,要押解到村口的溪坝上枪毙。经过街道时,在杨汝文、杨汝安合营的酒店“怡和店”门口,杨进钦央求暴动队员:“今天要处决我了,我也无可奈何,但我最后有个小小的请求——就让我喝了一碗老酒再上路吧!”队员同意后,从怡和店里打来一碗老酒递给杨进钦。杨进钦接过碗,一小口一小口地呷进嘴里,心想这么多年来做牛做马,生活刚刚变得宽裕,今天就遭到打击,喝了这碗酒之后只有来世才能再喝上了,一边拖延时间喝一边啜泣,眼泪吧嗒吧嗒地流着……

正在此时,李云贵在新泉开完会后经过杨家坊的桥东头走路回家,刚到陂头坑口,就看到对面河坝上刀枪林立,戒备森严,便问暴动队员发生什么事。

其中一个队员报告道:“今天要枪毙‘钦头’(杨进钦的外号)!”

李云贵反问道:“‘钦头’拿来枪毙?他一个轿夫,何罪之有?”

原来,杨进钦自幼体格健壮,成年后就以抬轿为生,平时不会欺压百姓、为非作歹,但他就是爱摆架子,闲暇时又喜欢到酒店喝酒,高谈阔论,没成想这次被暴动队员当成土豪打击了。

“‘钦头’这个人我了解,大家也有目共睹,他不是土豪,更不是土匪,相反,他是劳苦大众的一员,如果他有错误思想,我们可以批评和纠正,但如果把他杀了,我们就犯了盲动主义的错误,革命都这样,就会脱离群众,你们赶紧放了他!”李云贵下令道。

片刻,话传到了河对岸押解员那儿,杨进钦立即被松绑释放了。

2018616日,笔者在杨家坊下土楼村采访杨进钦的儿媳妇邱招清女士。从她口中了解到,她公公杨进钦得救后成家立业,安心务农,到上世纪50年代末深耕翻土那年才无疾而终。如今她家里子孙满堂,逢年过节聚在一起时有20几个人,日子虽不富裕,但过得平平安安。她连声感谢共产党,感谢李云贵:“他真是我公公的救命恩人!”

四、抓住时机 宣传思想

1929920日,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朱德率领的红四军和地方武装歼灭了盘踞在上杭县城的国民党军阀卢新铭旅,歼敌二千多人,顺利地攻占了上杭。期间,为了抗击蒋介石的“三省会剿”,作为第十九大队大队长的李云贵率队赴上杭执行布防任务。

一天,在当地经营纸行的杨家坊生意人杨汝梅知道李云贵到了上杭,便号召在杭经商的车田村陈府和杨家坊李府的等几个老乡于第二天傍晚一起邀请李云贵吃一顿饭,顺便听听党代会等革命消息。李云贵接到邀请后,答应会去一下。

请客当天,约摸申时尾,李云贵和警卫骑马到了上杭城南门的何家祠门口,李云贵下马独自进门,警卫却在原地牵住马绳。李云贵进去和乡亲们一一拱手作揖后便进了饭桌,枪不离身。这时,有人提议请警卫也一起共进晚餐。李云贵摆手说:“没关系,就让他在那守马,我一会儿就走。”席间,李云贵说:“老乡们,你们经营的是国货小商品和小手工业,大家往后只要合法经商,遵从苏区政府的各项规定,支持革命,就不必担心共产党会没收你们的商店,反过来共产党还会保护你们。”随后只动了动筷子、喝了一口酒,与大家寒暄了几句便起身告辞了。正是由于李云贵这些共产党人采取了正确的方针和灵活的政策,苏区的革命规模才日益扩大。

五、冲锋陷阵 马革裹尸

1929年冬,国民党加紧部署第二次“三省会剿”,1127日,李云贵获悉反动民团黄月波和土匪俞志等组织手下200余人反攻长汀涂坊后,立即报告军部。李云贵接到红四军第四纵队司令员傅柏翠的命令后,马上率队赴涂坊攻打反动民团,战斗中,他骑马身先士卒,冲锋陷阵,纵横驰骋,不料遭一枚流弹击中头部,受伤后鲜血直流,险些落马。李云贵为了快速攻克民团据点,仍坚持指挥战士们继续战斗,直到全歼了敌人。

在长汀涂坊返回连城新泉的途中,李云贵在担架上还奄奄一息,白马也一直在担架后面紧紧跟随。

和战友们相别后,李云贵心头掠过半年前的一幕:当年521日,朱德、毛泽东、陈毅等率领红四军第一次进驻新泉,在北村连南河畔那棵大榕树下召开了群众大会,毛泽东作了演讲,号召劳苦大众团结起来打土豪、分田地,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政权。可现在,连南的土地革命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游击战争捷报频传,但革命还任重道远……不久,李云贵终因伤势过重、流血过多,在新泉下罗地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时年仅仅27岁!

1930年年关,组织上派人给李云贵的母亲杨梅莲发抚恤金,还对其谎称“这是云贵寄回家过年的钱”。再过了几天,李云贵所在十九大队的士兵将李云贵平日所骑的白色战马牵回杨家坊新屋亭(李云贵的祖屋)饲养,可白马不饮不食,李云贵的母亲方才悟到菩瑞儿已遭不测。在她的一再追问下,最终有人才将真相告诉她,杨梅莲顿时号啕大哭。白马也一直流泪,绝食五天后断气身亡!后来,李家叔伯兄弟合力将白马葬在杨家坊后龙山上。

六、叶落归根 青松作伴

李云贵牺牲后,十九大队队员和李云贵家族里几个男丁一起把李云贵的尸体简单地掩埋在新泉石排头山上。

解放前,家人将其尸骨葬在杨家坊后龙山的温坑,修了简易坟墓,家族后人负责春秋二祭。

解放后,家人为方便扫墓,将其骨骸迁葬至319205国道重合线东边的月山下。

1984年,连城县人民政府拨款将李云贵烈士骨骸移到原乐江小学背后,即李云贵幼年时就读过的登龙书院上方的大草坪,建造纪念碑一座,占地1200平米,碑高6米,碑身正面为楷书“革命烈士李云贵纪念碑”十个红色大字。碑基侧面立有碑文一块,记载李云贵烈士的生平简历。这里一直是新泉镇乃至连城县中小学生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逢春秋两季,扫墓者众。1986917日,国家民政部向李云贵烈士的继子李恒枢先生颁发“革命烈士证明书”。2013年秋,连城县人民政府出资立墓碑一块,置于纪念碑底座,上书:李云贵烈士之墓,连城县人民政府立,二零一三年十月。

该纪念碑建造三十多年后,因受开路等人为损坏和长期的风剥雨蚀等自然环境影响,杂竹草木入侵,造成纪念碑部分底座下沉、碑文脱落,影响后人前往缅怀、祭奠。2018年春,连城县人民政府拨款23万元,由乐联村两委与李云贵烈士的继子李恒枢先生一起组织迁建,将纪念碑迁移至现乐联村新湖小学北面山岗背头山上,迁建工程于2018528日竣工。

20186月中旬,笔者到乐联村背头山上新落成的纪念碑下,深切缅怀李云贵烈士。只看见:大理石碑上“革命烈士李云贵纪念碑”十个镏金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纪念碑四周青松迭翠。放眼望去,东边的连南河自北蜿蜒南流,对岸国道上方的赣龙铁路时有不同颜色的火车呼啸而过;向南,新农村景象映入眼帘,一座座新房子鳞次栉比,新湖小学的教室里不时传来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西北方向的永武高速公路上大小汽车在疾驰着,一群白鸽在绿油油的稻田边自由飞翔,好一派和平景色……

革命烈士李云贵永垂不朽!

参考文献:

1.《连城县志》,1993年版,群众出版社,P38P914

2.《追忆李云贵烈士》,林水梅著,2009.1.21

3.《一段影响深远的革命历史——忆连南十三乡暴动》,唐亚新著,东南网,2017.6.14

4.《连城县革命史情况简介》,2011.6.23,新浪博客,“冠豸之子”转载“滴水观音”。

后记:在本文的搜集整理过程中,得到了杨家坊轿夫杨进钦的儿媳妇邱清招女士、现年84岁德高望重的退休教师杨乐成先生和李云贵烈士的继子李恒枢先生等前辈的大力支持及讲述。在此,对他们的支持表示深深的感谢,衷心祝福他们健康长寿、晚年幸福。(鸣谢/杨彬芳)

红土地网编辑  赖珊盛  卢丽宽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