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蝶翩跹枫林美

时间:2021-08-29 来源:龙岩电视台

(撰稿/吕庆昌)  枫林,一个诗词里让人浮想联翩的美好意象;枫林,一座现实中令人向往流连的秀丽村庄。

当收到闽西文学院组织去枫林开展《矿区转型—红色枫林》采风活动的信息,我欣然报名,并与文友们如期前往。

采风的队伍从龙岩城出发,40多分钟后进入了永定区龙潭镇枫林村。车到村口,首先映入人们眼帘的是一个富有特色的乡村公园,这公园的名字就非同一般:“诗意枫林”。我一下车,已觉风朗气清,深深地吸几口带着淡淡花香的湿润气息,更使人感到神清气爽。放眼望去,蓝天白云之下,园中亭阁玲珑,芳草如茵,百花争艳,溪流清幽;山边,一片枫树林生机盎然,苍翠欲滴;路旁,两架雕塑马车唯妙唯肖,悠然而驻,它们好像是踏着远古的风尘款款行来,途经这片诱人的枫林,因爱而不忍离去。目睹此景,杜牧诗《山行》中的名句在我脑海中自然闪出: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龙潭镇党委书记吴才开、镇长张正锋和枫林村党支部书记严胜等镇村干部热情地迎接了我们。在座谈会和参观的路上,他们如数家珍地为我们介绍了枫林村的过去和今天:

枫林村是一个拥有2000多人口的行政村,过去村里到处都是枫树,每到深秋,漫山遍野都是火红的枫叶,景色非常壮观,枫林村因此而名。

枫林村不仅是一个富有诗意的村庄,更是一个具有光荣革命历史的地方,村里有三个自然村是革命基点村,上世纪土地革命时期,村里有数百人参加红军,有20多位革命烈士。1929年7月,山背乡(现在为枫林村的一个自然村)就建立了党组织,最早的党员有卢在来、卢耀南、卢在岩、卢在仁等同志,他们率领人民打土豪分田地,成立“山背乡苏维埃政府”,卢在来任主席。在遭到国民党破坏后,1930年春,党组织又在枫林坑头溪坝背重建第二个苏维埃政权“枫林乡苏维埃政府”,卢仰民任主席。不久所在的办公地点又被国民党烧毁,革命群众不畏强暴,顶住敌人的白色恐怖,又于1932年4月,在坑头第三次建立了乡苏维埃政府,严绍招任主席。从此,红色政权长期坚持了下去,创造了20年红旗不倒的辉煌历史。

这真可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正当我们为枫林人民这种不怕牺牲、坚韧顽强的革命斗志所赞叹的时候,严书记又介绍了今天枫林人民传承红色基因、继续奋斗、开拓创新的业绩,这更使我们感到震撼和欣喜!

他告诉我们,美丽的枫林也曾一度历经沧桑,她的美景也曾一度消失。因为枫林村的山上有煤矿资源,上世纪80年代,村里的一些人没有经过科学论证和规划就乱挖滥采,私自开了许多小煤窑,全村最多的时候竟有480多个小煤窑,整个村庄变成了一个杂乱无章的矿区。由于采煤,山上大量的枫树被砍伐,一眼看去山坡上到处都是漆黑的煤洞,路上田野上树上房顶上到处都是煤渣煤灰,每当刮风,整个村庄黑尘迷漫,每逢下雨,遍地污水横流。对这情景当地人编了一段顺口溜:“抬头看不清天,低头看不到路,水里看不到鱼,山上望不见树。”

虽然当年村里一些采煤的人在一段时间中赚了一点钱,但是由于没有科学开采,煤炭资源遭受严重的破坏且浪费巨大,村民们整体没有富裕起来,却留下了一座座百孔千疮、黑不溜秋、草木稀疏的山头。

2017年,龙潭镇党委政府号召村民们开展矿区转型,重建生态枫林的行动,关闭了所有小煤窑,引导发展生态产业。

就在这一时期,村里的一位有识青年挺身而出,站在了矿区转型项目的前头,这青年叫严建国,乡亲们都亲切地叫他的乳名:国栳。国栳学校毕业后从事文化旅游、乡村文旅策划与规划设计工作。2017年,国栳回到家乡枫林村,与村两委干部共商家乡发展大计。他根据枫林村的历史特点、自然条件和发展趋势,提出了响应国家号召,保护生态环境、发展现代农业、促进休闲旅游和观光农业等一系列的策划思路、规划蓝图,义务为家乡策划全省首个以生态环保为主题的矿区转型项目,并将该项目的方案逐级向龙潭镇党委、永定区环保局和区委区政府领导作了汇报。这个规划项目得到了镇、区、市相关部门和领导的充分肯定和支持,在报经龙岩市环保局、省环保厅审定后,“福建省矿区修复转型生态旅游示范镇暨推进老区矿区修复转型首个示范村--枫林村”项目,在当地党委政府的领导和福建省环保志愿者协会、龙岩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等组织的推动下,于2017年12月在枫林村正式启动。

严书记说到这里,把一个在队伍中忙前忙后的年轻人叫过来,向我们介绍说:这位就是热心家乡发展事业的严国栳,他现在是福建省环保志愿者协会龙岩代表处常务副主任、龙岩市青年创业创新服务中心副理事长、汇艺堂策划设计公司的总经理兼首席策划官。

大家一看,国栳这后生长得很帅气、很精干,英俊潇洒,全身上下都绽放出青春的活力。在后来的接触中我们慢慢地了解到,国栳勤奋好学,多才多艺,爱好文学艺术,除了忙乎他的环境保护、旅游规划设计等工作外,还利用业余时间创作了不少文学作品,并在各级媒体发表,他还在龙岩市民间艺术家协会和诗词协会兼职。

严书记接着说:矿区转型示范村项目,国栳和他联络的一些社会团体出了大力,作了很大的贡献。示范项目启动后,全村老百姓发扬革命传统,团结一致,上下齐心,村里先后创建了蝴蝶兰种植基地,种了西瓜,李子、梨子、葡萄、百香果等各种水果和各个时令的蔬菜,开了几十亩的荷塘,村民及乡贤自发捐种了5000多棵枫树和6000多棵樱花。从此,枫林村一步步地开始从一个废弃的矿区转型变成了一个现代化的百花园。

说着,严书记和国栳引导我们参观了蝴蝶兰基地。枫林村的蝴蝶兰基地规模很大,它由若干个上万平方米的现代化种植大棚连片组成。此时正值盛夏,气温很高,大家都热得满头是汗,可当我们一跨进蝴蝶兰基地大棚那扇电动大门,一阵清风扑面而来,我感觉大棚里面像春天一样的舒适。大棚里一望无边,全是蝴蝶兰,只见绿波荡漾,万花争艳。大棚一个连着一个,不同的大棚,不同的区域,种满了不同品种不同规格不同颜色的蝴蝶兰。我们首先参观的是白蝴蝶兰区,眼前,千万枝蝴蝶兰开得正旺,每朵花都冰清玉洁,晶莹剔透,纯洁无暇,楚楚动人,它们汇聚在一起,组成了一片圣洁的茫茫雪海。我和采风的文友们从未在夏天看到如此大面积盛开的清一色的白色蝴蝶兰,大家一阵欢呼,纷纷惊叹!基地的负责人介绍:整个蝴蝶兰种植基地实行电子化、自动化管理,这白色的蝴蝶兰市场销售非常紧俏,外国人尤其喜爱。为了在各个时令让白蝴蝶兰盛开,大棚里的温度和湿度随时都控制在春天的模式。基地中的蝴蝶兰种类繁多,花色齐全,红黄紫白粉应有尽有。五彩缤纷、千姿百态的蝴蝶兰像无数只翩跹起舞的彩蝶飞入枫林村,形成了一片浩瀚的波澜壮阔的蝴蝶花海!这些美丽的蝴蝶兰不仅深受国内群众的喜爱,而且远销美国、越南、日本等国家。纷飞的蝴蝶不仅美丽了枫林,美化了世界,也富裕了枫林人民。由于枫林村的蝴蝶兰基地规模大,品种多,质量好,且一年四季开花,月月出产不断,使枫林村的蝴蝶兰基地成为华东最大的蝴蝶兰生产、出口基地,枫林村所在的龙潭镇也成为全省闻明的蝴蝶兰小镇。

走出蝴蝶兰基地,我们又参观了红枫书院、苏维埃政府旧址、蔬菜基地、枫树林、樱花道、荷塘、公园……几年的转型建设,枫林村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在小康路上阔步前行,村里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矿区的旧貌一去不复,天空湛蓝,空气清新,山头变绿了,河水变清了,一条条村道整洁宽阔,一座座新房栉比鳞次。村民有了自己的公园,外出打工的人们陆续回乡创业,四面八方的游客络绎不绝,农家乐、驿站、民宿陆续建成,度假休闲、观光农业、乡村旅游正在蓬勃兴起……

国栳一路陪同我们参观游览,时不时地为现场讲解员和管理人员作一些补充介绍。也许因为他是集矿区转型项目的策划者、参与者、亲历者和本地乡贤于一身的缘故,我觉得他介绍的内容往往更详实、更生动、更充满激情。在谈及枫林村发生巨大变化的感受时,他激情澎湃地朗诵了他最近创作的一首七绝:“污煤废水顿失春,国策还耕已见真。欲晓枫林今日变,前来共赏绿盈村。"

我跟随着采风的队伍徜徉在枫林村美丽的景色中,追寻着枫林过去的足迹,享受着枫林今天的美景,想象着枫林人民为实现矿区转型、创造这美景而付出的辛勤劳动,心中若有所思,若有所悟。

我想:当年枫林村的人民揭竿而起,参加红军,打土豪分田地,不怕牺牲,前仆后继,他们是在进行为改变自己命运的革命,是为了翻身作主人,是为实现"站起来"的目标而奋斗;今天,他们关闭煤窑,放弃“乌金”,改变靠山吃山、靠老祖宗留下的资源吃饭的模式,去创立生态型、创新型的生产模式,这是一场自我“蝶变"的壮举,是跟上时代步伐的华丽转身,是为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追求、实现“富起来”、“强起来”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我就这样边走边想着,不知不觉来到了村部,蓦然一抬头,只见村部的宣传栏上赫然写着一行引人注目的大字: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我突发奇想:当年,那一片小小的枫林就让杜牧惊喜、停车、陶醉、挥毫,写下了那千古传涌的佳句;若是今天,或是几年后,倘若杜牧有灵,当他看到那千姿百态、万紫千红的彩蝶飞入枫林,当他看到那5000多棵枫树和6000多棵樱花长大成林,成为一片火红的枫林和灿烂的花海,当他看到村民们都住进了新楼、步入了小康,不知老先生会发出什么样的感慨,写下什么样的诗行?

(吕庆昌,闽西文学院顾问、闽西文学院院士;福建省龙岩市老区建设促进会会长,龙岩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

红土地网编辑  赖珊盛  卢丽宽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