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青山别样红——记长汀女游击英雄队长戴五嫂

时间:2018-08-01 来源:龙岩电视台

戴五嫂,福建长汀河田丘坊人,1883年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后嫁入丘坊村成为俞家的媳妇,不幸丈夫英年早逝。土地革命时期,原本靠背着独子俞洪标乞讨为生的戴五嫂,在党的教育下,她从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成长为坚强的革命战士。  

    19293月,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解放了长汀城,戴五嫂的家乡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她积极参加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斗争。1933年初她担任了永红乡苏维埃政府妇女主任,她一方面做好了全乡的妇女工作,另一方面做好扩大红军和慰劳红军的工作,同年4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她对工作更加认真负责,积极带领乡里妇女做好红军的后勤保障和伤病员救护、组织扩红和军属互助劳动,并参加永红乡自卫队。在“扩大红军”的运动中,她到处宣传共产党的好处,宣传红军给穷人带来的恩情。她带头让自己17岁的儿子报名参加红军,并且还动员了一大批青年报名当红军。她工作热情高的、有魄力。她组织妇女洗军衣,做军鞋,搬运支前物资,每次都出色地完成支前任务。她时时关心群众的疾苦,对红军家属更是关怀备至。她先后担任党支部委员、党小组长、宣传部长、农民协会代表,并担任过永红乡的检查员。  

    193410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戴五嫂组织永红乡的赤卫队,与区乡苏维埃干部上山坚持游击战争。积极参加抢救伤员的工作,担任看护队长,后又担任游击队长,带领游击队配合红军部队在南山、松毛岭一带作战。面对残酷的斗争,她坚信革命一定会胜利。她把党的文件用油纸包好,装在竹筒里,交给其他同志保存。她对游击队员说:“愈是斗争艰苦,愈要服从指挥,大家要团结一致,要生同生,要死同死,即使牺牲个人,决不暴露党的组织和红军游击队”。在游击队极其困难的时刻,她把自己养猪养鸡挣得的一点钱全部支持游击队。大家也纷纷出钱出力,共渡难关。  

    19361月,在敌强我弱和敌人严密封锁的情况下,斗争非常艰苦。最后,在激烈的战斗中,戴五嫂带领的游击队和红军部队失去了联系,弹尽粮绝,伤亡很大。游击队被敌人打散,为了躲避敌人的追击,戴五嫂辗转流落到宣成乡羊角溪庙下的谷箩山一带。1936年元宵节的那天,戴五嫂悄悄地回到了三洲,暂时先躲到三洲村民团团长戴步高家里。孰料,戴五嫂回乡的事情还是很快被人获知。戴坊村反动民团的一耳目迅速向丘坊的反动民团告密。丘坊村民团头子、保长丘观长立即组织丘坊“义勇队”队长俞板头等人,前往三洲村,把戴五嫂抓捕到丘坊。

    丘坊俞屋大厅里,戴五嫂被绑在柱子上。敌人撕开她的衣服,对她严刑拷打,要她说出共产党、游击队的下落。她面对凶残的敌人,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始终不说一句话。敌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使出了毒辣的手段,对付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吼叫着“烧”!一把香火扎在她的胸脯上,立即冒着黑烟,带着烧焦的肉腥味。敌人烧了她的胸脯又烧她的背部,全身被烧得焦烂。可恶的敌人又把盐水倒在她的身上,然而,她一个字都没说。  

    敌人吼叫着:“游击队在哪里?永红乡的干部在哪里?”

    她斩钉截铁地回答:“不知道!”

    “割!”敌人气得像疯狗一样,上前把她的两只耳朵割了下来,泡在盐水里,然后塞到她的嘴里,逼她吃掉。戴五嫂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但她却毫不屈服,敌人气极了,用剪刀剪她身上的肉,用小刀割她身上的皮。戴五嫂被敌人割得体无完肤,全身鲜血淋漓。敌人仍然不肯罢休,又割下她的乳头,扔到盐水里。戴五嫂咬着牙,忍受着难以言状的痛苦。她怒斥敌人:“告诉你们,要我说出党的机密和红军游击队的下落,那是梦想!要杀要剐由你们,共产党和红军一定会回来,革命烈火是扑不灭的,总有一天,革命的人们要收拾你们这些狗强盗。别的什么也没有,只有我这条老命!”凶残的敌人在这位大义凛然坚贞不屈的女共产党员面前目瞪口呆、束手无策。  

最后,敌人用残忍毒辣的手段,把戴五嫂的手和脚钉在门板上,用刀开肠破肚,直到流完了生命的最后一滴血。反动民团对一个53岁的老人施以了长达几个小时的酷刑。戴五嫂牺牲后,反动民团用竹笪把戴五嫂的尸体抛弃在丘坊的石子坝。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连戴五嫂的房亲也不敢出面认领和安葬。

戴五嫂虽然被抛尸山野,但她坚贞不屈的革命精神却与日月同辉,与山河共存!

(作者/林晓军  来源: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

 

红土地网编辑  赖珊盛  江宗辉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