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惟一的长征女英烈吴富莲

时间:2018-07-01 来源:红色闽西网

 吴富莲,福建省上杭县官庄乡人,1912年出生,1929年参加革命,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官庄区妇女部长、上杭县委委员。19324月,调中共福建省委工作。5月,以省委妇女部巡视员身份到宁化县视察指导,因工作出色,受到省委通报表扬。1933年春,在省土地部长范乐春的热情撮合下,吴富莲与省委组织部长刘晓结成革命伉俪。婚后不久,夫妻双双被调往粤赣省委工作,刘晓任省委书记,吴富莲任省妇女部副部长。

    由于“左”倾路线的错误领导,第五次反“围剿”失败。193410月,中央主力红军和中央机关共8.6万人,被迫撤离中央苏区,开始了举世闻名的长征。吴富莲与上杭的邓六金、龙岩的谢小梅和贺子珍、邓颖超、刘英、陈宗英、危秀英、李坚贞、王泉媛等30位女同志一起,随同中央红军踏上了二万五千里的征途。

    长征前期,吴富莲被分配在中央卫生部干部休养连任政治战士。负责休养人员的安全,并协助他们行军。经过艰苦行程,于19356月到达四川懋功,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

    一、四方面军会师后,吴富莲所在的中央卫生部和五、九军团及四方面军主力一起编为左支队。由于张国焘分裂主义路线的胁迫,左支队北上后又南下,在川西地区滞留了一年。期间,吴富莲曾被调到西北行政局任妇女部长。

    19366月,红二方面军经过艰苦长征,到达甘孜,与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在党中央严肃批评及四方面指战员的强烈要求下,张国焘才被迫同意与二方面军共同北上。于是,吴富莲和左支队的兄弟姐妹一起第三次爬雪山、过草地,终于在193610月到达甘肃会宁,红军一、二、四方面军胜利会师。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红四方面军一部奉中央军委命令,组成西路军,西渡黄河执行宁夏计划,以巩固和扩大陕甘宁根据地。西路军成立妇女先锋团,任命吴富莲为团政委,王泉媛为团长,直属于总部领导。

    妇女先锋团是以19343月在川陕根据地成立的原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为基础扩编而成的。战士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女青年。此次整编为先锋团时共有1300余人,编成3个营,9个连。193611月初,全团随西路军总部渡过黄河,投入纷乱不断的战斗之中。

在甘肃景泰县一条山,西路军首战马步青匪军。吴富莲带领妇女先锋团首次参战,缴获了敌人30余匹骆驼,为部队提供了重要交通工具。

    在古浪土门,妇女团突然遭到马步芳黑马队截袭。吴富莲和几位团领导立即组织部队顽强抗击。在双方激战之际,吴富莲带领三营战士,迂回敌人背后,前后夹击,迫使气势汹汹的黑马队溃败而逃。

    西路军西渡黄河后,虽然予敌以重大杀伤,但由于黄河渡口被敌封锁,河东红军无法支援,加之天寒地冻,粮弹两缺,西进不到两个月,就被敌人分割包围,陷入了极为困难的境地。面对险恶的形势,吴富莲坚定地对妇女团的姐妹们说:“我们离家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革命,为了劳苦人民的解放。只要我们坚持下去,胜利就一定是我们的。即使为了革命牺牲 ,也是值得的。”

19373月下旬,西路军兵败祁连山。吴富莲和王泉媛主动向指挥部请战,要求据守梨园口,掩护主力部队余部撤退。她们分别扼守3个山头,打退了敌人一次次进攻,以巾帼之躯,有效阻击了敌人的进攻,掩护了主力部队向石窝山撤退。

 

    梨园口战斗之后,西路军军政委在祁连山脉的石窝山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部队化整为零,分散突围。 吴富莲和甘肃回民支队司令马良骏带了数十人一路走了。她们在冰天雪地里昼宿夜行,吃树皮、嚼草根、顺着祁连的东向山脉行进。当队伍来到张掖以东、永昌以西时,遭到马步青匪军包围。在战斗中。吴富莲被冲散,孤身一人流浪,并染上了肺结核病,在凉州(现为武威市)城外被马匪抓了起来。

    吴富莲被俘后,敌人先以官位利禄相诱,她轻蔑地一笑,丝毫不为所动;后又用马刀对着她,胁迫她投降。她大义凛然地说:“作为一个革命者,牺牲是早就料到的!”敌人无奈,把她关进了凉州监狱,同时关在这里的还有团长王泉媛、特派员曾广澜、团部秘书李开芬、二营营长何福祥等数十名妇女先锋团的干部战士。

     “凉州三月半,犹未脱寒衣”。此时,正是1937年农历二、三月间,关押在凉州监狱中的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干部战士,却全部穿着单衣单裤,吃的全是黑面烂菜,一点盐都没有。大家饿了,放风时把院子里的黑花叶子都拔着吃得精光。一个月下来,红军女俘们一个个被折磨得面黄肌瘦、蓬头垢面,却没有一个屈服者。敌人为了羞辱女红军,故意把她们押到海藏寺洗澡。想让沿途老百姓看她们的狼狈相,看看当红军的“下场”。

    吴富莲看穿了敌人的诡计,低声向女俘队伍传话:“虎倒威不倒,打起精神走路!”女俘们虽然穿着单衣,披着毡片,但一个个坚强地昂着头,还不时向两旁人群招手。老百姓见了,都忍不住掉泪。

    吴富莲意识到敌人还会耍各种花招。回到狱中后,就与曾广澜、王泉媛、李开芬、何福祥等秘密串联,把大家团结在一起,同敌人开展坚决而又策略的斗争。

    不出吴富莲所料,敌人果然不断变换手段,企图治服女俘。当他们见酷刑折磨无效时,便采取了“慰问”、发衣服、训话、看淫秽电影、组织“参观”,还用“释放自由”(实为像牛马一样,强行把红军女战士分配给敌人军官做妾)等花招,妄图以此“感化”这些经历枪林弹雨的女红军。但敌人的花招一个又一个地被组织起来的女俘们识破、揭穿了。

    由于得不到治疗,吴富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经常满口满口地咳血,王泉媛向看守要来了一大瓶鱼肝油。这是当时治肺病的最佳药物,大概是对这位被俘的女政委的优待吧。可是,只过了十几天,一瓶鱼肝油还没有吃完,吴富莲,这位只有25岁的红军优秀的女指挥员,却永远闭上了她那双战火熏烤过的眼睛。

吴富莲走了,带着对亲人的眷念,对理想的追求,对胜利的期待,永远地走了。然而,她高大的形象,她坚强不屈的革命精神,永远活在人们心中!

(作者:林焕珍  来源:红色闽西网)

(红土地网编辑  赖珊盛)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