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却的“闽西第五大暴动”

时间:2018-08-23 来源:闽西广播电视报社

 1928年是福建党组织贯彻八七会议提出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后的第一年。这年初春,闽西各县的阶级矛盾进一步激化,农民运动逐渐由小规模的武装冲突发展为一触即发的武装暴动。从3月初开始,龙岩后田、平和长乐、上杭蛟洋、永定等地农民在党的领导下,与军阀豪绅展开激烈斗争,举行了农民武装暴动,从而把农民运动推进到创建苏维埃区域的阶段。党史上把这四次暴动称为震撼八闽的“四大暴动”。事实上,作为四大暴动的延续,同年8月爆发的永定太平里秋收暴动规模宏大,影响非常深远,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历史应当为其大书一笔。

太平里秋收暴动缘起

  永定太平里是一个具有深厚历史文化内涵的古地名,其范围包括今天永定区所属的虎岗、高陂、坎市、培丰等4个乡镇,面积约400平方公里。太平里是龙岩、永定、上杭、南靖四县通衢之地,区位优势明显。永定置县之后,太平里日益繁华,明清两朝在高陂设立了太平巡检司,驻防一方。土地革命前夕,阶级矛盾日益尖锐化。
  党的八七会议以后,1927年9月,中共闽南特委派特委军委书记陈祖康(后叛变)为特派员,前来永定指导工作。9月下旬,陈祖康发展了坎市培丰片区的林梅汀、简祥明、卢心远、郑荣兰、郑宪章、卢达先,高陂的林修富、林绍豪、张友增、黄培旦、林严熙等进步青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0月下旬,中共太平支部在文溪建立,简祥明任支部书记。
  1928年3月,永定县委派出曾牧村、江德贤两位委员来到高陂,协助建立了太平区委。接着,太平区委指导开展了“分粮吃大户”斗争,积极投入发动武装暴动的准备工作。
  永定暴动前夕,为了策应全县武装暴动,牵制陈国辉部队驻坎市陈佩玉补充营的行动,太平区委指示高陂党组织于6月26日秘密集合当地农军80余人,在林修富、林绍豪、张友增、黄培旦等率领下,携带鸟铳、梭标、大刀及少数步枪等武器,开赴龙岩红坊,策动当地农民开展打土豪、杀猪分粮斗争。斗争胜利后,于27日下午秘密开回平在先农庙休整。29日晚,高陂爆发了“平在暴动”,高陂农军分别在平在的九圩排和厦黄两地,镇压了坎市民团团总卢清康的爪牙、土劣黄德桂等人,揭开了高陂农民武装暴动的序幕。
  7月3日,中共福建临时省委在漳州召开扩大会议,确定福建各区的工作方针,决定发动抗税、抗捐、抗债、杀土豪劣绅斗争,实行游击战争,造成骚动的局面,由乡村的割据进而占据一县或数县的政权并向漳州发展。7月9日,省委召开第十一次常委会议,研究永定暴动发生以后的形势与工作方针,向即将成立的闽西特委发出指示,要求一鼓作气,举行闽西秋收暴动。
  7月上中旬,中共福建临时省委宣传部长王海萍来到永定金砂,在古木督召开会议。会议计划集中杭、永、岩三县农民武装,发动以太平里秋收暴动为主体的闽西秋收暴动,并成立了以王海萍为总指挥,张鼎丞、邓子恢、傅柏翠为副总指挥的“闽西秋收暴动委员会”,制定了闽西秋收暴动的计划和部署。7月19日,中共太平区委在王海萍的直接参加和指导下,在文溪西灵庵召开区委扩大会议,制定了《太平里秋收暴动计划》,成立了太平里暴动委员会,选举出执行委员13人。会后,高陂根据区委的部署,于7月22日召开厦黄、平在、西陂、悠湾等地支部负责人和农军代表联席会议,制定了《高陂区一个星期内工作计划》。此后的一周内,根据《高陂区一个星期内工作计划》,石门岬、厦黄、平在、悠湾村头、悠湾村尾、西陂、段畲等7个村各成立一个支部,在一星期内发展新党员40人;高陂整编农民武装为农军1个连又2个排,配备武器,开展了军事、政治训练,为秋收暴动做好了思想、组织准备。

太平里秋收暴动经过

  7月底,上杭蛟洋暴动负责人傅柏翠根据王海萍的指示,率领蛟洋农民武装80余人,经溪口大洋坝、虎岗、高陂大甲圩到达坎市文溪。随后,王海萍和刚刚成立2个星期的中共闽西特委在孔夫乡上林圩召开群众大会,500余人参加。会上,王海萍代表省委宣布成立福建红军,王海萍为总指挥,傅柏翠为副总指挥;岩永杭的暴动武装整编为闽西红七军第七师,下辖3个团。龙岩白土和上杭蛟洋的武装编为五十五团,团长傅柏翠,党代表陈锦辉;金丰、上湖雷武装编为五十六团,团长熊振声,党代表卢肇西;溪南里的武装编为五十七团,团长张鼎丞,党代表邓子恢。
  会后,队伍集中文溪待命。暴动计划原准备首先攻打坎市,后来考虑到坎市驻有陈国辉的陈佩玉补充营和卢汉斋的保安团,反动武装势力较大,强攻没有胜利的把握,于是决定改变计划,配合高陂一星期的工作计划,把队伍开赴高陂西陂岭,发动群众,举行西陂农民暴动,打土豪,筹给养。
  8月4日(农历6月19日),杭、永、岩三县边境农民武装500余人,在王海萍、傅柏翠等(张鼎丞、邓子恢在金砂组建溪南苏维埃政府,没有前来)率领下,从文溪星夜开赴高陂西陂岭天后宫集结。5日凌晨,农民武装分别包围了“芳景堂”“三益堂”两处大楼,处置了部分土劣,没收其部分财产,开仓分粮。
  5日上午,王海萍等率领队伍在高陂悠湾永安桥集中,总结暴动经验,宣布“所有打土豪没收的财物一律归以公,不得私分。”中共龙岩县委军事部长陈品三从龙岩赶到悠湾,向王海萍、傅柏翠报告,龙岩县委要求他们带部队到龙岩支援后田农军,打击军阀陈国辉,夺取龙岩城。于是,王海萍、傅柏翠立即率部赶往龙岩后田,围缴了国民党民团,摧毁反动机关,配合当地党组织举行了白土暴动。当天中午,中共龙岩县委向王海萍和傅柏翠反映,目前龙岩守敌空虚,要乘此机会集中部队攻打龙岩城的陈国辉部。王、傅接受了攻打龙岩城的建议。 

  8月6日上午,王海萍和傅柏翠指挥三县农军分成左右两路进攻龙岩城。右路以上杭蛟洋暴动武装为主,绕道莲花山背,潜到南门河边,袭击南门;另一路是龙岩后田与永定太平区的暴动武装和白土农民组成,经曹溪直下西门。不料左路部队进抵西山村时,遭到民团伏击,仓促应战,因跟随部队的部分徒手群众四散奔跑而溃退。右路军进攻受阻,在支撑半小时后,见左路不利,只得撤回后田。
  8月7日,王海萍和傅柏翠率部转回永定,在文溪与闽西特委讨论今后新的行动,决定攻打坎市。根据作战方案,决定由林一株率领永定武装从白土经高陂侧面进攻,傅柏翠率领龙岩和蛟洋的武装从文溪方向进攻。一位旧军官出身的坎市人当晚潜回坎市作内应,不料,此人被敌抓住,叛变泄密,致使8月8日早上,坎市敌人抢先下手杀进白土,林一株的部队受阻被迫退却。傅柏翠率领的部队孤军攻入坎市,受到从白土返回的国民党军的阻击,只好指挥部队边打边撤往堂堡。攻打坎市的战斗未遂,部队给养没有解决,反而伤亡不少战士。王海萍和傅柏翠决定队伍连夜转移到永定合溪宿营,接着前往金砂,与张鼎丞、邓子恢会合。林梅汀、简祥明则带领太平暴动队伍留在当地,骚扰敌人,坚持开展游击战争。
  王海萍和傅柏翠率领队伍抵达距离合溪一华里路上,突然遭到山上敌民团碉堡的枪击,傅柏翠指挥部队奋起反击,激战半个小时,民团不支而逃。9日早上,王海萍、傅柏翠率领部队行军到达溪南里,与张鼎丞的部队汇合后,解决了部队给养问题。经过休整,部队重新振作起来。

太平里秋收暴动堪称
“闽西第五大暴动”

  太平里秋收暴动是闽西秋收暴动的主体,龙岩、永定、上杭三县武装联合多次战斗,规模比较大,横跨3个县的乡镇,且经历了几次战斗,有效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成功地牵制了敌人,有力地保证了永定、溪南的分田斗争和建设苏维埃的工作,对推动闽西人民的革命斗争,增强必胜信心,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由于暴动时间匆促,准备不够充分,作战计划不很周密,互相策应能力低,武器装备差,加上攻打坎市的计划泄漏等原因,最终还是失败了。
  太平里秋收暴动建立的太平里革命武装,是后来被中共闽西特委评价为“闽西战斗力最强”的闽西地方武装。在太平里秋收暴动失败以后,驻坎市军阀陈佩玉部纠集兵力“清剿”太平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农军除吴萃英、江照芳等随王海萍、傅柏翠的队伍编入红军营外,其余队伍40多人留在原地组成游击队,由林修富、林绍豪、张友增等领导,活跃在西陂灵鹫山、平在、悠湾的大山一带。到年底,高陂、坎市的农军编成太平游击队,奉命开赴蛟洋,参加由曾省吾、罗瑞卿组织的军事政治训练,后编入五十九团,成为红四军第四纵队的骨干力量。
  太平里秋收暴动直接促成了闽西早期红军的组建。在文溪宣布组建福建红军3个团的基础上,金砂会师后,王海萍和中共闽西特委决定成立军事委员会,根据中央军委原定福建红军编为第二十师的计划,将傅柏翠的五十五团与张鼎丞的五十七团合编为五十八团,团长张鼎丞,党代表傅柏翠。此后,张鼎丞、傅柏翠率领闽西红军五十八团开赴丰稔,配合当地农军举行了丰稔暴动;攻打古竹、岐岭、下洋等地的反动民团,镇压反动豪绅地主;出击平和五坎地区(今永定湖山乡),沿途打土豪,烧田契,杀猪分谷,宣传土地革命,政治影响不断扩大。
  太平里秋收暴动为红四军入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29年5月25日,在太平里暴动武装的配合下,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在攻打龙岩城之后,经富岭、坎市战斗,顺利赤化太平里,建立了太平区苏维埃政府,尔后直下永定。此后,太平苏区成为沟通闽粤两省枢纽和工商业集市贸易中心,是闽西重要的革命中心之一,成为闽西苏维埃政府第一直属区,并在社会经济建设中创造了不俗的业绩。在保卫中央苏区的过程中,太平苏区是岩、永、杭的交通要冲,是保卫闽西苏区核心区域的桥头堡。“二十年红旗不倒”的光辉历史,使得太平苏区在闽西老区中具有特殊的地位和重要的作用,留下了丰富、厚重的红色遗产。
  此后的多个场合,中共闽西特委都将太平里暴动与同时期的几个暴动相提并论。从这些意义上说,太平里秋收暴动不愧是“闽西第五大暴动”。□(作者吴锡超单位系龙岩市博物馆,林泉镇单位系龙岩市财政局)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