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连天的岁月———永定区龙潭镇坑头村革命简史

时间:2019-07-09 来源:龙岩电视台

永定区龙潭镇枫林坑头自然村是鲜为人知、名不经传的革命基点村,位于永定县的东北部,东与本镇龙潭村接壤,南与本镇上西村交界,西与本镇枫林村军营自然村相接,北面就是大坑和小坑,翻过一座山就是培丰镇的丰田村。

早在1929年5月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入永后,就开展轰烈烈的土地革命运动。1929年6月12日夜里,大雨滂沱,参加过1928年3月4日龙岩后田农民武装暴动的沈索元率17岁的邱金声冒着暴雨,戴着斗笠,披着蓑衣来到坑头村新屋下,寻找外甥严定明。

1930年春,当时枫林地区属太平区管辖。为了打开该地区的革命斗争局面。培丰区委书记郑荣金到枫林领导开展土地革命运动,并主持成立了枫林乡苏维埃政府,选举卢仰民为主席。苏维埃政府成立后,立即领导人民群众开展土改分田运动。

1930年6月以后,在闽西地区先是贯彻了李立三“左”倾错误路线,后又贯彻王明为代表的“左”倾错误路线,特别是在1931年1月后开展了大规模的肃清社会民主党运动,给革命事业带来了严重的危害,造成抚市、龙潭等地大部转白。

龙潭民团团总卢育山,队长兆林古,手下有矮古、阿三古、振中古、细妹古等号称“五古将”为骨干,拥有百余武装,为非作歹,贻害乡里。县赤卫队和太平区赤卫营曾多次集中队伍与他们作战,由于他们凭着高楼和好枪顽抗,均未攻克。后来“五古将”内部发生内讧互相残杀,最后,由卢德兴出任队长。但卢更是作威作福飞扬跋扈,特别是经常纠集团丁袭击骚扰周围的苏区和山村,群众无不切齿痛恨。当时,田地的简高才、郭万桂、黄三妹,铜锣坪的卢永玉与坑头的严绍招、严顺文、严庆顺等人曾在坑头的大坑与小坑交汇处———双坑口秘密开会,商议攻打龙潭民团和成立坑头乡苏维埃政府事宜。但会后二、三天,卢永玉和黄三妹向龙潭乡公所告密。严顺久、严庆顺、严学书等开过会的同志被“通知”到乡公所开会,随即被关押。后家属出钱赎人才被放回。过了不久,为了消灭这伙民团势力,当1932年4月红军在毛泽东率领东征漳洲时,中央军委命令红十二军配合永定独立团和地方赤卫武装收复永定县城、坎市、湖雷、高陂等地。于是红十二军三十四师101团团长张益扬和永定独立团团长韩伟和刘永生率领红军和太平区的赤卫武装和群众3000余人,于农历四月二十八日兵分二路进攻龙潭民团。一路从龙岩白土出发,经田地向龙潭进攻。一路由坎市出发,经培丰、枫林进击龙潭,“采取铁笼合围”的战术。前后经过10多天的战斗,先清扫了龙潭外围的铜锣坪、大吴坑、小吴坑、背头坪、西坪等地的残敌,迫使民团全部龟缩到龙潭的“栖止楼”和“东升楼”。进而为了聚而歼之,又采取强攻打下上研角的“栖止楼”,最后迫使民团龟缩到下角的“东升楼”内。“东升楼”楼高墙厚,敌人凭险顽抗,一时不易攻打。于是便采取挖地道结合爆破,打开缺口攻进楼内。同时,为了不伤害楼内群众,还展开了强大政治攻势。但民团队长一意孤行,还紧锁大门,把群众关进房间,威胁与他们同归于尽,并用煤油点火烧楼,火光冲天,硝烟滚滚。在这紧急关头,张益杨、韩伟、刘永生便立即指挥红军和赤卫队战士奋不顾身冲进楼内,一面继续消灭顽抗之敌,一面全力抢救100多个群众脱险。但是“猫子”把本村妇女关押在一个靠角的二楼大间里,在地脚间引燃早已堆放好的柴草,把30多个妇女活活烧死,随绝人寰。此时,“猫子”企图越窗逃命,被红军战士抓捕,后被押到田地镇压。此战击毙团丁20多人,缴枪50余支,缴获子弹和粮食一大批,彻底消灭了这股民团势力。

此后,上四方新区的贝溪、溪联、西坪、枫林、坑头、山背等地相继建立了新的党支部和苏维埃政权。此时,坑头村亦在“驳节楼”成立了“永定县上丰区枫林乡坑头村苏维埃政府”,严绍招担任苏维埃政府主席,严顺文担任军事部长,严绍元担任土地部长,严学书担任文书。同时还组织起农民赤卫队、儿童团、妇女会、农会等革命组织。并把革命发展到军营村,动员青年人参加红军。当时坑头村有严奎兆、严顺超、严学坤、严学昌、严石富、严定铭等人,军营村有严文晃、冬瓜锤等人参加红军。严石富、严定铭编入红十二军三十四师第八团,其余的编入地方武装。他们为巩固苏区和保卫红色政权作出了贡献。

1934年4月,中央军委决定以福建军区(上)杭永(定)(龙)岩军分区所辖之独立团(即太拔独立团)为基础,正式成立红八团,丘金声任团长兼团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丘织云任团政委兼团军政委员会主席。红八团直属中央军委领导,任务是挺进到敌后的漳(州)龙(岩)公路沿线,袭击和破坏敌东路军的交通运输,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牵制敌人向中央苏区进犯。沈索元和邱金声再次来到坑头严定明家,动员严定明帮助红军筹借大米、食盐、打探消息支持革命,并告诉他,红军驻扎在深山里,住在群众家里不方便。严定明告诉他哪里是大坑,哪里是小坑,哪里是岩前坑,哪里是石子岭顶。严定明义不容辞把这项工作担当下来。于是约定大米、食盐就送到石子岭顶,有人会来交接。当时红八团在坑头向群众借米的时候,还留下一张“借条”,其内容为:“借到严定明大米一十八斗,此据为证,借米人丘金声”。1935年5月,朱森叛变革命后,严定明生怕“借条”被敌人搜出来,就把它藏在“中和楼”横楼稻草棚的瓦槽下。结果稻草棚被朱森带来的国民党兵放火烧掉,那张“借条”同稻草一起化为灰烬。幸好火苗才刚刚冲起,老天就下起雨来了,正楼才没有被烧着。

1934年夏,红八团从金丰大山开到抚市、龙潭等地,住在大坑、小坑、岩前坑和岐山下等山林里。红八团以坑头、狗子斜、镇丰、柳田等处为基点,四处出击,攻打龙潭、铜锣坪、西坪、上寨等地反动民团和国民党政权机构,惩办罪大恶极的地主、民团头目,实行“赤色化”。没收大地主的土地、房产谷物、账册、田契,烧毁的烧毁,充公的充公,分配的分配,普遍得到广大民众的拥护。

1934年10月,中央主力红军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此时,坑头基点村的严石富跟随中央红军长征,之后,在湘江战役中英勇牺牲。红军主力离开闽赣根据地后,蒋介石调“东路纵队”入闽,加上地方武装共10多万人对红军游击队进行“清剿”。敌成立了指挥部,以李默庵、李玉堂为指挥官,妄图扑灭闽西人民革命火焰。国民党漳州军阀张贞也奉蒋介石之命,急调1个团的兵力来闽西“围剿”红军。在龙潭驻扎1个连,龙潭反动民团勾结国民党兵对坑头村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加上后来朱森叛变,变本加厉地对坑头基点村群众进行疯狂烧、杀、抢,楼房被烧毁8座,灶头被毁掉18个,锅头被砸烂18口,牛、猪和谷子被抢去无数,弄得坑头村民无法安生。一些人背井离乡,出外乞讨,大部分人被迫移民并村,全部被押送到军营村,使坑头村变成“无人村”。

在三年游击战争期间,坑头基点村人民群众积极支持和配合党组织和红军游击队开展反“清剿”战争,不断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为红军游击队送米、送菜、送情报等,一直坚持革命、支持游击队开展斗争直至永定解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