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在长汀留下的历史印迹

时间:2019-07-09 来源:龙岩电视台

朱德,一个农民的儿子,曾是滇军名将,为寻求救国真理,逐步成为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从南昌起义到井冈山会师,而后转战闽西长汀,朱毛红军在长汀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革命事迹和功勋卓著的革命业绩。长汀,被朱德称为“是中国革命历史的一个转折点”。

朱德在长汀留下的历史印迹

红军时期的朱德

长汀,是朱毛红军发展壮大的重要立足点。当年八一南昌起义后,朱德跟随起义军路过长汀,而从1929年起,朱毛红军3600余人从井冈山出发,寻找新的革命根据地。从此,长汀便在朱德的革命生涯中留下深深的印迹。

解放长汀城

改编红四军

1929年1月14日,朱德与毛泽东率红四军3600余人下井冈山,沿途以红四军军长名义与党代表毛泽东发布《红军第四军司令部布告》,宣传红军的革命宗旨、军纪和中国共产党的有关政治、经济和民族政策,号召工农群众起来“打倒列强”“打倒军阀”“统一中华”“夺取政权”。

3月12日,朱德与毛泽东率领红四军主力3000余人进抵长汀县四都镇。当晚,驻守长汀的郭凤鸣派一个补充团赶至四都,向红军进行偷袭,遭到红军的有力反击。

13日,朱德命令特务营营长毕占云率部猛烈追击偷袭红军的敌人,全营战士穷追猛打,一口气追到胜华山脚下的陂溪才奉命停下。溃敌后退到长岭寨,凭险据守。随即,朱德率领红四军军部与主力抵达陂溪,与毛泽东在陂溪听取中共长汀县委负责人段奋夫汇报郭凤鸣部队的情况和长汀县的革命形势,决定进军长汀县城南屏障长岭寨,追歼逃敌,然后夺取长汀。

14日,朱德与毛泽东指挥红四军主力分三路向长岭寨发起总攻,命令第二十八团和三十一团担任主攻,特务营迂回敌后,抢占长岭寨以北的乌石岭,切断敌之退路。上午8时许战斗打响,第二十八团和三十一团迅速登上主峰,抢先控制有利地形。敌军一上山,就遭到红军的迎头痛击。经过半天激烈战斗,歼敌两千余人,击毙郭凤鸣,缴获步枪500余支,迫击炮三门,炮弹100余发,机枪数挺,乘胜攻占长汀城,并夺取了一个拥有新式缝纫机的军服厂和两个兵工厂。这是红四军首次入闽的第一次大胜仗,揭开了创建闽西革命根据地的序幕。

15日,在长汀县城汀江河畔的南寨广场召开群众大会,朱德号召穷苦群众组织起来,向地主豪绅和封建统治者作无情的斗争。会后,红军把从郭凤鸣等反动军官家中抄出来的粮食和财物,当场分给到会的穷苦群众。

20日,朱德在长汀县城辛耕别墅出席中共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讨论并确定红四军的行动方针。会后,毛泽东以前委名义致信福建省委并转中央,报告“前敌委员会决定四军、五军及江西红军第二、第四两团之行动,用游击战术,从发动群众以至于公开苏维埃政权割据,由此割据区域与湘赣边界之割据区域相连接。”

为了便于开展游击战争,朱德与毛泽东在长汀决定对红四军进行改编,成立了红四军政治部,将原来军、团、营、连、排、班的编制改为军、纵队、支队、大队、分队的编制。全军编为三个纵队:原第二十八团大部为第一纵队,纵队长林彪,党代表陈毅;原第二十八团一部分与特务营合编为第二纵队,纵队长胡少海,党代表谭震林;原第三十一团编为第三纵队,纵队长伍中豪,党代表蔡协民。每个纵队下辖两个相当于营的部队,每个支队下辖三个相当于连的大队。每个纵队约1200人、500余支枪。朱德仍任军长,毛泽东仍任党代表兼任政治部主任,谭震林兼任政治部副主任。

朱德在长汀留下的历史印迹

1929年,长汀生产的红军第一套军装

朱德会见长汀福音医院院长傅连暲,并采纳傅连暲的建议,给每位红军将士接种牛痘,预防天花病。朱德还亲自审查俘虏,遣散其中大部分鸦片鬼和兵油子;动员并吸收1000余名年轻的农民参加红军,并帮助组建农民赤卫团。

3月27日,朱德以红四军军长名义和党代表毛泽东向国民党军张贞暂编第一师发布《敬告士兵群众书》,指出:红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誓为工农利益奋斗”,以求其得到彻底解放的军队,这次来福建(长汀),就是为了帮助贫苦的工农群众实行土地革命,“你们与工农同是被压迫的贫苦群众,国民党、军阀、豪绅地主,是你们共同的敌人”。为解放工农,为解放你们自己,我们特地号召你们实行兵变,参加土地革命,分取土地。

3月下旬,朱德与毛泽东帮助长汀党组织秘密发展党员,组成20个秘密农民协会、5个秘密工会和总工会,在此基础上,召集各界代表会议,选举产生长汀县革命委员会,革委会由地方党代表、红军代表和民众代表共21名委员组成。下设军事、土地、财政、宣传、内务、妇女6个部,由贫农出身的丘潮保任革命委员会主任。革命委员会驻地设在原商会所在地———云骧阁。

在长汀期间,朱德命令在长汀缴获的拥有新式缝纫机的军服厂赶制4000余套军服,服装为灰色、红领章、列宁装式样,红五星军帽,灰布绑腿,每个指战员发一套。还给红四军每人发4元零用费,官长、士兵、俘虏兵一律平等待遇。红四军大队长肖克在回忆中说:“在第一次到汀州期间,印象最深的是2件事:每人发了4元零用费,每人发了一套新军装,大家都穿新衣服,好神气啊!”

1937年,朱德在延安与美国作家史沫特莱交谈时特别指出对于这段历史的意义:红军这次行动,本来只是为了躲避数量上占优势的敌军而进入福建,并没有计划拿下长汀。然而由于长岭寨一战击败郭凤鸣,“紧跟着出现了在长汀的意外战果,这是革命发展的转折点。” “长汀果然是中国革命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史沫特菜在《伟大的道路》一文中指出:许多有关长汀的情景铭刻在朱德的记忆里……在缴获的武器中间,有两千支步枪和几十挺机关枪都是崭新的,而且是日本造的。但是最重要的还是那家拥有新式缝纫机(日本货)的工厂。朱将军在提到这批缝纫机时,连声音都亲切了许多。朱将军说:“这批机器对我们非常重要,因为在那以前,我们身上的全部衣服都是用手缝的。可是我们现在终于有了第一批正规的红军军装。新军装的颜色是灰兰色的,每一套有一副裹腿和一顶有红星的军帽。它没有外国军装那么漂亮,但对于我们来说,可真是其好无比了。”

在长汀期间,朱德与毛泽东不仅率领红四军首次入闽取得长岭寨大捷,解放长汀城,建立长汀县革命委员会,改编红四军,统一红军军装等,更为可喜的是,43岁的朱德又一次收获爱情,与康克清结婚。

4月1日,朱德与毛泽东率领红四军离开长汀,经古城转移到瑞金,与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的红五军会合。

朱德在长汀留下的历史印迹

1929年3月,朱德和康克清在长汀县结婚,图为抗日战争时期的朱德和康克清

出席汀州会议

整编红一军团

1930年6月上旬,朱德与毛泽东率领红四军从江西寻乌出发,第三次入闽,经武平、上杭,进入长汀。

6月中旬,朱德出席先在长汀县南阳(今属上杭县)后移至汀州城召开的中共红四军前委和闽西特委联席会议,称“汀州会议”。会议总结闽西根据地土地革命斗争经验,进一步完善土地革命政策,对有关闽西的土地、婚姻、经济、财政等政策作了重要的补充和修改,对闽西等地区的政治、军事等问题作出了许多新的重要决定,通过了经毛泽东审改的《流氓问题》和《富农问题》两个决议。

会议期间,中央特派员涂振农到会传达了全国红军代表会议和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会议精神,提出总的路线是夺取武汉,先打赣州、吉安,后夺取南昌、九江,截断长江;批评红四军不打硬仗,“放松了大的敌人,放弃了大城市”,犯了“新右倾主义”和“逃跑主义”的错误,令红四军向长江流域发展。朱德与毛泽东根据红军力量弱小、装备差等实际,对进攻大城市的新战略表示怀疑和反对,但因与会多数人表示接受中央指示,“别无选择,只有接受”。会议改变原定计划,“采取集中进攻的策略”,决定部队于7月10日在兴国集中,然后进攻吉安。

朱德在长汀留下的历史印迹


联席会议根据中央指示,决定将红四军、红六军和红十二军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路军(不久改称红军第一军团),朱德任总司令,毛泽东任政治委员。全军团近3万人。同时,以毛泽东、朱德等组成中共红军第一军团前敌委员会,毛泽东任前委书记;还成立了以毛泽东为主席,朱德、曾山等为委员的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以统一指挥红军的军事行动和政权建设工作。此次军事整编称为“汀州整编”。

6月22日,朱德以工农红军第一路军总司令名义与政治委员毛泽东在汀州发布命令,强调“本路军有配合江西工农群众夺取九江、南昌以建设江西政权之任务”,决定于7月5日以前全路军开赴广昌集中。部队出发前,汀州群众三四万人在长汀县城南郊举行欢送红军北上大会,朱德与毛泽东在会上发表演说,阐述中国革命的任务是打倒帝国主义、推翻国民党政府、消灭地主阶级及一切反革命派。

率中革军委移驻长汀

指挥作战

1932年1月9日,红一方面军攻打赣州,不久即失利。3月27—28日,朱德在瑞金出席中共苏区中央局会议,讨论红军行动方向问题。会议采纳毛泽东提出的中路军向东发展,攻打龙岩,消灭闽西张贞等军阀的主张,将中路军改称东路军,确定毛泽东率领东路军攻打龙岩,向东南方向发展。

4月10日,朱德与王稼祥率中革军委移驻长汀,与4月1日先期到达长汀的周恩来会合,直接指挥红十四军在闽西、赣南地区肃清残匪,扫清敌占据点,以巩固苏区和支援红军主力作战。

朱德在长汀留下的历史印迹


12日,朱德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名义发布训令,决定抽调第一、第五军团来闽作战,其主要任务是消灭闽西主要敌军张贞部,乘胜打击侵入苏区的粤敌;还决定从本月十三日起,对处于闽西枢纽位置的长汀实行戒严,令驻长汀城武装队伍统归中革军委特务营营长和政委指挥,执行戒严任务。并要求在目前革命战争剧烈发展中派遣地方部队挺进到敌人深远后方积极活动,配合红军作战;“规定以后任何地方军队接近红军基干兵团作战时,须听该兵团上级指挥员之统一指挥,不得借口不归其指挥或自由行动。”

4月20日,红军东路军攻占漳州,歼灭守敌张贞部约四个团,俘敌副旅长以下官兵1600人,缴获飞机两架及其他大量军用物质,并筹集军饷100万银元。

当时,国民党军中有许多觉悟了的士兵纷纷拖枪来当红军,朱德看到这种情况,既高兴,又担忧,与彭德怀、王稼祥共同签署通令,指出:据最近掌握的情报,蒋介石在“七分政治,三分军事”的口号之下,就想利用这一点,派遣反动分子伪装士兵在前线拖枪跑过来,或在地方当短工,或在苏区进行欺骗宣传,并刺探军情,企图鼓动红军反水,削弱红军力量。为防止这一阴谋,嗣后各部队及地方武装凡遇来投诚的国民党士兵,应一律按级转送红军总政治部考查,不得擅自留在部队。朱德还签署通令指出:在军事紧张时期,为了收集各种情报,可以检查由白色区域寄到苏区的邮件,但在检查以后必须将其封好盖章仍交邮局送达目的地;地方武装绝对无权扣留包裹、报纸等邮件。

福建军区于1932年2月20日在汀州成立,驻地设在大同镇师福村赖宅。司令员罗炳辉,后为叶剑英、龙腾云,政治委员谭震林,后万永城。先后成立了杭、永、岩军分区(又称第一军分区),司令员郭清义;汀、清、连军分区(又称第二军分区),司令员黄火星;宁、清、归军分区(又称第三军分区),司令员伍修权。军区设司令部、政治部。下设组织部、宣传部、卫生部。根据毛泽东抓紧培训部队干部人才,把红军的主要力量用来巩固根据地斗争的指示,在司令员罗炳辉,政委谭震林的直接领导下,福建军区在驻地长汀县城郊大同镇师福村成立随营学校,主要培养地方武装干部,他们分配到部队或地方都发挥了骨干作用。

5月下旬,朱德在长汀举办的东路军军事教导队授军事课。朱德用反“围剿”战役中的战例和通俗易懂的比喻,深入浅出地讲解“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十六字诀,并说:“用这个办法,就能变被动为主动,牵着敌人的鼻子走,搞得他没有办法对付。”朱德还用自己几次在危急关头,如何化装脱险的经历,特别强调要学会化装和抓俘虏。指出:做侦察工作要机灵,装个啥像个啥,善于勇敢机智地对付各种复杂情况;到一个新地方,要很快了解那里的风土人情。不然,你化装就会露马脚。万一被敌人抓住,要想办法跑掉。若被敌人抓到,在敌人审问时,绝对不要讲红军内部的事。朱德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解射击知识,要求学员做到使枪支的准心、标尺和瞄准目标三点一线,了解弹道是一个抛物线,要掌握好目标距离。

在讲到自己和毛泽东的关系时,朱德风趣地说:人家都说“朱毛”,其实“朱毛”应该把毛泽东的名字放在前头,我的名字放在后头。●

(摘自《红色文化周刊》)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