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东风唤不回 ——记不屈的女战士罗荣德

时间:2021-05-28 来源:龙岩电视台

红土地网讯 1927年,张鼎丞受党的派遣,从广东到永定县建立党组织,并在西溪农村办平民夜校,宣传党的主张和政策。长期受压迫的罗荣德从此走上革命的道路,她加入了农民协会、“铁血团”、妇女会等革命组织,成为西溪早期妇女工作的骨干。“永定暴动”中,罗荣德带领西溪妇女,为暴动武装运送物资,看护伤员,十分勇敢。永定暴动胜利后,溪南区各乡普遍成立苏维埃政府,罗荣德担任西一乡妇女会主任。1929年5月红四军攻占永定后,罗荣德带领广大妇女积极投入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并在这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3年3月,国民党的“东路剿匪第六路军”在永定县驻一个团,其中有一个排驻扎在西溪施竹庵附近的炮楼里,对驻西溪的中共县委机关和红军游击队威胁很大。县委指示罗荣德和她的丈夫戴梅芳,以开理发店为掩护,瓦解、策反这部分敌军。组织上还指定罗荣德为县委的秘密交通员,其任务是:与县委主要负责人直接联系,传递信息,掌握敌情。
  1933年5月,罗荣德夫妇被敌人逮捕。当夜,敌人对罗荣德夫妇严刑审讯,逼着他们说出游击队的联络地点和联络方法。酷刑之下,罗荣德夫妇昏过去,醒过来,又昏过去……
  天大亮的时候,一瓢冷水把昏死的罗荣德浇醒。迷迷糊糊中,她听到匪徒们得意洋洋的声音:“喂,快说吧,联络点在哪里,你的老公已经投降了,他供出跑联络的是你……” 
  罗荣德一听,不相信这是真的。然而,她看到敌人得意的狞笑和跪在敌人脚下的戴梅芳时,她知道这是真的了。
  面对出卖了党的机密,也背叛了自己的戴梅芳,罗荣德怒火满胸,挣扎着坐起来,两眼喷射出愤怒的光芒,随手摸到一块砖头,正想狠狠地向叛徒砸去时,一群敌人拥上来,将它夺下了。气急败坏的刽子手们对罗荣德进行了更加野蛮、更加惨无人道的折磨,直到她遍体鳞伤再无一声气息。敌人知道再也榨不出半点油水了,就叫两个老百姓把她抬到山上埋掉。
  罗荣德的尸体被放在湿润松软的山坡上,绵绵细雨洗净了她脸上的血污,身上的血水顺着雨水淌下,染红了身下的青草地。她的面庞显得更加宁静。两位老乡一边摇头叹息,一边冒雨挖坑,看样子,他们是想把坑挖得深一些,才能对得起这位烈士。坑挖好了,两位老乡正想抬罗荣德下葬,突然,罗荣德的身体抽搐了一下,紧接着又轻轻哼了一声。原来,罗荣德只是昏死,此刻被冰冷的雨水一激,渐渐地苏醒过来。两位老乡决心救她逃离虎口,为了应付差使,也为了不使敌人发现,他们在山上做了个假坟。然后,按照罗荣德的指点,把她送到罗坑联络点找到了游击队。县委书记范钦洪闻讯,亲自把她护送到七桥红军医疗所。
  经过一个多月的医治,罗荣德伤势稍愈,回到游击队。为了既能使她得到继续治疗,又能满足她渴望工作的要求,这年秋,县委决定调罗荣德任永定红军后方医院院长。她上任后,工作积极热情,同护士们争着洗绷带、衣服,和工作人员一起上山采药,炖药,护理、抢救伤员,样样工作都争着去干。
  1933年底,中共永定县委把罗荣德的事迹向省苏维埃主席张鼎丞作了专题报告。为了表彰她,张鼎丞指示福建省军区二分区授予罗荣德一面奖旗,并亲自在旗上题词:“不屈的女战士——罗荣德。” 罗荣德接到奖旗时,心情十分激动。这位在敌人百般凌辱和折磨面前坚强不屈的战士,竟像孩子一样地哭了。因受伤她的嗓音变得沙哑,但她坚定地说:“请报告张主席,白狗子杀不死我,我就要和他们斗到底!请批准我直接去参加战斗。” 
  不久,罗荣德被调到闽西南军政委员会工作,同军政委员会委员兼妇女部长范乐春在一起,协助做部队的政治工作。张鼎丞见她伤未痊愈,要她做比较轻一点的工作,但她却不论轻重工作,做事总要抢在前头。
  1934年10月,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后,闽西革命斗争进入了一个更加艰苦的阶段。
  1935年冬的一天,范乐春带人下山筹粮,想让罗荣德留下。谁知她抢了一条粮袋,对范乐春说:“你是领导,眼睛又不好,我两眼好好的,两条腿又能跑,怎么能不去呢?” 说完,就赶到队伍前面。同志们刚走到西溪和湖雷交界的一个转弯山道上,突然从前面树丛里跳出一伙猎人打扮的团丁。罗荣德仔细一看,他们手上都端着上刺刀的步枪,后边影影绰绰还有一大帮人。罗荣德觉得情况不妙,立即转身朝另一条路上边跑边喊:“有土匪!有土匪!” 团丁循声追去。罗荣德机智地把团丁引开了,使范乐春和同志们脱离了危险。
  敌人抓到罗荣德,以为可以借此邀功请赏。敌团总廖瑞春奸笑着说:“哈哈!我几次抓你,你都跑了,这次你再跑吧!” 罗荣德泰然自若地回答:“抓到又怎么样?你高兴得太早了!死了我一个,还有千千万万个革命者都会站起来,他们会跟你算账的!” 廖瑞春无计可施,只好把罗荣德押解到县城。驻永定城关的国民党军团长叶维浩,亲自提审了罗荣德。
  敌人软硬兼施,罗荣德始终不屈服,最终把她押到永定城外杀害。时年仅28岁。(来源:红色文化周刊)

红土地网编辑 赖珊盛 卢丽宽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