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闽西共产党员英烈风采【17】张溪兜:斧头劈开新天地

时间:2021-08-10 来源:龙岩市全媒体中心
 百名闽西共产党员英烈风采 

——传承红色基因——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张溪兜


张溪兜,原名张秋玉,1904年农历八月十六生于福建省龙岩县东肖镇溪兜村一户贫农家里。由于家里子女多,无法养育,张溪兜出生仅35天,就被抱给后田村张三姑做“等郎妹”。因她出生于溪兜村,姓张,村里人便叫她“张溪兜仔”。


张三姑也是穷苦人,丈夫陈友光常年在外做工,受尽折磨,体弱多病,很早去世。张溪兜从小跟着张三姑给地主做长工,砍柴割草,推磨舂米,喂猪放牛,从春忙到冬,却难得吃饱饭。1927年夏秋间,共产党人郭滴人、邓子恢先后到后田村进行革命活动。他们以衍新小学为阵地,以教书为掩护,利用办夜校的机会,向农民们宣传马列主义,讲解革命道理,组织秘密农会。张溪兜家与衍新小学邻近,她常跟着陈锦辉、陈金盛等到学校,站在窗口旁聆听郭、邓两位老师讲课。她听到“穷人们为什么这样苦,主要是受封建制度的地租高利贷和苛捐杂税的压榨剥削,我们穷人要过好日子,就要大家团结起来,打倒豪绅地主,就可以不要交租还债……”这些粗浅而又深奥的道理,使她豁然开朗。她再也按捺不住,鼓起勇气,推门而进,要求上夜校。郭滴人很高兴地摸着她的头发说:“你真像个男子汉,有勇气,有胆量,欢迎!欢迎!”张溪兜上夜校后,她加入了秘密农会,成为龙岩县第一个女会员。当时有人问:“溪兜仔,你是个姑娘能担得起这份风险吗?”她坚定地回答道:“请大哥们放心,我也是从苦海里长大的,决不会软骨头,如今认清了这条路,决心跟大家走到底,生生死死我决不怕,你们男人办得到的事,我也坚决要办到。”一天夜里,张溪兜开会回来,一进门,婆婆便拉她坐在床沿,轻声问道:“溪兜仔,你们做的事我都猜到了,孩子呀,我也是喝苦水长大的,不要再瞒我了,今后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好了。”这席话说得张溪兜热泪盈眶,她依偎在婆婆的怀里,激动地说:“妈妈,你真好,我们农会很需要您。” 


同年秋冬间,邓子恢、郭滴人等到后田村领导秘密农会开展“二五”减租及抗捐抗税斗争。张溪兜按照党组织的决定,挨家挨户耐心细致地做宣传发动工作。她常对农友们说:“田是我们种的,可是农民们一年到头辛苦劳动,所得无几,地主从不种田,却租谷满仓,穷人要求减租是合情合理的。大家不要怕,豪绅地主人少,我们人多,只要大家团结起来,态度坚决,是斗得过他们的。”


图片

张溪兜在后田暴动中


1928年2月,张溪兜被党组织吸收入党,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是龙岩县第一位女共产党员。同年3月4日,在中共龙岩临时县委的领导下,举行了“后田暴动”。这天晚上,张溪兜跟着党支部书记陈锦辉,一马当先冲进地主武装的巢穴,收缴了全部武器,并与陈家泉等一起收缴各户地主的田契借约,当场焚毁。翌日凌晨,张溪兜手持锋利的斧头、带领陈客嫲等姐妹们直奔火星祠堂,把族长掌管的谷仓砸开,将谷子分给穷苦农民。


3月9日晚,军阀陈国辉派兵来“清剿”,后田农民武装在临时县委领导下,与敌人激战两小时后撤至龙(岩)永(定)交界的大排,成立一支游击队,开展游击战。党组织安排张溪兜留在村里打探敌情和筹集粮食、弹药等。后来敌人侦知,便四处布下暗探,并贴出赏格捉拿张溪兜。一天晚上,张溪兜去后山送情报时,被敌人发现而遭逮捕。


在白土镇公所里,张溪兜受尽酷刑。敌人采用棒打脚踢、烟火燎烤等刑法,对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但她守口如瓶,只字未吐。敌人黔驴技穷,无可奈何,只好判她三年徒刑,送县监狱关押。


1929年5月23日,毛泽东亲领红四军攻下龙岩城,破开监狱救出了许多革命者,张溪兜也同时被救出狱,获得了自由。她回到后田村,继续投入火热的革命斗争。特别是在宣传妇女解放、婚姻自由中,她与张龙地等带头剪掉髻子,组织姐妹“十人团”,奔赴各乡演唱山歌做宣传。就在此期间,张溪兜与战友陈家泉自由结婚,组成幸福的家庭,共同努力生产,支援红军。


1931年春,闽西根据地内发生了错误的“肃清社会民主党"(以下简称“肃社党”)事件,张溪兜的丈夫陈家泉被误杀,张溪兜也被停止了党的组织生活。这个突然事件给她带来了莫大的痛苦,但她并没有因此而灰心消沉,相反,她仍然相信党,相信群众,继续努力工作。同年冬,“肃社党”运动基本得到纠正以后,张溪兜积极向党组织要求分配工作。党组织根据她一贯的表现,同意了她的请求。


1932年10月,国民党第十九路军占领龙岩,张溪兜率领一批难民退到长汀。在那里,她与共产党员张龙地等一起组织互济会,进行生产自救,减轻苏区政府的负担,积极支援苏区。翌年秋天,形势好转,她回到家乡任东肖区委组织委员兼后田村党支部书记,积极做好开展游击战争的准备工作。


1934年夏,红八团来到后田一带,张溪兜立即发动群众在后田山搭起山寮,建立了临时被服厂。她与张龙地等整天忙着发动妇女和筹购布料,在短短的时间里赶做了300多套衣服,送给红八团指战员。


主力红军长征后,国民党在闽西集结了8个正规师兵力,纠集了地主武装、民团,采用了保甲连坐、移民并村、“三交”、“十杀”等政策,对坚持敌后游击战的红军游击队,进行疯狂的“清剿”,在白色恐怖十分严重的情况下,张溪兜领导着东肖区人民,克服重重困难,与敌人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


为了打探敌情,筹集物资和医药,她以后田为中心,在东坑、榴坑、邦山等10多个边沿村庄建立起接头处,联络了陈客嫲、张龙地、陈三姑、张水地、张生娇、林景春等20多位苦大仇深、机智勇敢的妇女,建立了接头网。同时注意做好一些较开明的保甲长和联保主任的统战工作,建立密切关系,从这一渠道获取情报,为红军游击队打击敌人提供了准确的情报。


1935年夏秋间,由于叛徒的出卖,许多接头处遭破坏,陈客嫲、陈大姑、张水地等接头户遭敌人逮捕,受尽酷刑。接头户陈客嫲被敌人枪毙没死,死里逃生。为了给陈客嫲治伤,让她早日康复,她几次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去求医取药。


在这严峻的形势下,张溪兜并没有害怕,也不示弱,为了党的工作,她经常神出鬼没地出入各村庄,进行秘密活动。 


1936年冬天,形势更加紧张。为避开敌人的耳目,区委决定将机关由后田迁到榴坑。因文件、武器一时来不及全部转移,便分别藏在张溪兜和陈客嫲家的夹墙里。1937年1月2日,后田传来了张三姑和陈客嫲被捕的消息,张溪兜和区委书记连夜赶去后田组织转移文件、武器。当她们返回榴坑时,被暗探发现并报告了敌军。


正当张溪兜等在一接头户家的阁楼上研究工作时,敌军百余人分三路来袭。听到群众报警后,他们立即分散突围。敌人尾追前来,张溪兜则隐进一间牛栏,瞄准敌人,“叭!叭!”两声,把两个领头的敌人打倒。张溪兜举起枪继续射击,直到最后不幸中弹,壮烈牺牲,时年32岁。





龙岩市全媒体中心出品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