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闽西共产党员英烈风采【16】练宝桢:贫苦群众的贴心人

时间:2021-08-10 来源:龙岩市全媒体中心
 百名闽西共产党员英烈风采 

——传承红色基因——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练宝桢


练宝桢,1906年出生于武平县象洞洋贝村的一户农民家庭,12岁进村里的私塾求学。1920年,练宝桢以优异成绩考入象洞宏远学校。1924年夏,练宝桢小学毕业考入厦门集美学校师范部。集美学校师范部的革命活动尤为活跃,练宝桢一踏进师范部校门,就受到革命新思想的熏陶,逐渐结识了林心尧、卢肇西和本县的陈培英、钟武等革命活动分子。在他们的引导下,练宝桢经常阅读《新青年》《星》《周报》等传播马列主义和宣传进步思想的刊物,政治觉悟大大提高。


1927年7月,练宝桢从集美学校师范部毕业,回到家乡开展革命活动。钟武去县城中学任教,练宝桢留在象洞。其时,原有的农会等革命组织已被迫停止活动。练宝桢深入各村农户,动员原农会干部重新振作起来,分头和苦难较深的贫农接触,鼓动他们起来参加革命斗争。不久,上级指示练宝桢在象洞以宏远学校教员身份作掩护,秘密联系同志,宣传、发动群众开展斗争。此后,练宝桢一边教书,一边活动,局面逐步打开,宏远学校成了革命活动的据点。平时,练宝桢在学校里也经常向一些年纪较大的贫苦学生宣传革命道理,鼓励他们起来参加革命活动,成了学校最受人尊敬的一位教师。他还以家访为名,经常利用晚上时间深入贫农家里,与他们促膝谈心,想方设法帮助群众解决困难,很快成了广大贫苦群众的贴心人。此时,上杭党支部的练文澜回武平活动,象洞的革命工作得到很大的进展,仅几个月时间就恢复起洋贝、官坑、光采等农民协会。练宝桢担任洋贝分会的负责人。同年10月,朱德、陈毅等率领南昌起义保存下来的部队从峰市进入象洞。练宝桢等连夜和朱德联得联系,借起义军的枪杀死土霸练文熙,使广大贫苦群众充分认识到革命的威力。月底,中共武平县特别支部在县城成立,随后在象洞发展练宝桢、练灿华、练步章、练添淦、练灿明、练世桢等为中共党员,同时成立了洋贝党支部。


1928年5月,中共上杭县委宣传部长邓子恢从上杭来到象洞指导工作。象洞的革命活动完全转为公开,革命群众的斗争热情被充分地调动了起来。党的组织也不断发展,有洋贝、联坊、太平坑、东岗寨、岗背和官坑6个支部。不久又成立了中共象洞区委。象洞已成为全县革命活动的典范。同年冬,在象洞张天堂召开会议成立中共武平临时县委,练宝桢被选为县委委员。


1929年春,地主豪绅趁春荒拼命抬高粮价。中共象洞区委根据县委的指示,乘红四军入闽的东风,发动农民开展“闹赈尝”的斗争。区委决定在公尝较多而党员素质和群众基础均较好、农民协会骨干力量较强的洋贝村首先发动这场斗争。洋贝党支部接受任务后即召开支部扩大会对此作了周密的研究,决定先成立清算委员会。接着,由练宝桢主持召开清算委员会成员会议,讨论了详细的斗争方案:动员较为开明的公尝管理者自动交出谷仓锁匙;组织一部分年轻力壮的农会骨干开仓出谷;将公尝谷分成不等的三部分,一部分按村为单位平分给贫苦群众;一部分平粜给群众,其收回的款额用以购买枪支、弹药;一部分留以备用,煮粥3天,接济贫民。受洋贝“闹尝”斗争胜利的影响,光采党支部在练宝桢、陈丹林的帮助下,也领导农会会员起来斗争,闹出尝谷360多担,还收缴了土豪的枪支拨归农会,逐步建立起农民武装队伍。  


图片

1929年9月7日武平象洞暴动地点


1929年9月初,象洞洋贝、光采、官坑、东寨等乡农会在党组织的发动下投入紧张的暴动准备工作。6日晚,县委委员练宝桢、练文澜等在石屋主持召开象洞各乡村党支部书记会议,研究实施由练宝桢拟定的暴动计划,决定设立指挥部,并由练宝桢任总指挥。练宝桢亲临大会讲话,宣布总暴动计划,强调暴动纪律。第二天拂晓,练宝桢在赖坊背面山头发出暴动命令,300多名暴动队员扛着鸟枪、土炮、梭镖、大刀,分三路浩浩荡荡地向被土豪劣绅盘踞的沾阴进发。不到2小时,暴动队就胜利占领了沾阴。随即,象洞区委在天后宫前召开群众大会,宣布成立象洞区革命委员会,选举练宝桢为主席,宣布没收地主豪绅的一切财产,废除一切债务田租,同时将练通茂、练秋雄、钟福来、钟元熙等土霸当场镇压。9月11日,逃亡的土豪勾结岩前土著军阀钟绍奎进行反扑。暴动队枪支弹药不足,人员没有很好整训,为了避免大的损失,在练宝桢等率领下转入山区打游击。


9月20日,红四军攻克上杭县城后,练宝桢接到朱德的来信,率领钟耀明等60多人前往上杭城,领回60支枪和一部分弹药,充实了农民武装。经过一段时间的整训,暴动队员的军事技术有很大的提高,终于击溃了逃亡地主豪绅和土著军阀钟绍奎部的反扑,革命形势迅速发展。洋贝、光采、东寨、横岗、太山、官坑等乡苏维埃政府和赤卫队相继建立起来。10月,红四军第三纵队和第一纵队一部在攻克上杭县城后奉命进入武平活动,分兵发动群众,加快了武平土地革命斗争的发展。随即,红军在武东、十方区乡赤卫队的配合下直取武平县城。红军胜利解放武平城,在县城钟家祠召开了全县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武平县苏维埃政府,练宝桢当选为主席。


10月19日,红四军三纵队奉命撤离武平县城,随大部队出击东江。县委、县苏也撤往象洞。红四军离开武平不久,国民党的三省“会剿”开始,金汉鼎部和钟绍奎部卷土重来,勾结土豪劣绅猖狂进攻象洞苏区。迫于大敌压境,象洞游击队退往庐丰一带打游击。不久,练宝桢、钟耀明率领武装百余人到古蛟,编入红四军第四纵队第三支队。练宝桢任支队干部,随红四军主力转战江西。


1930年春,部队正在江西会昌休整,红四军军部、前委根据楼梯岭会议精神,为消灭地方民团,赤化全武平,扩大革命根据地,命令练宝桢带领原武平籍部分干部战士计80余人回武平活动。练宝桢把队伍分成两部分:一部由练林贤、练世桢负责,往武平北部联络原小澜暴动武装队伍,加强武北农民武装实力;一部由罗龙才、练报东负责,往武平南部活动。武北、武南统一由练宝桢指挥。这些人员几个月来在红四军主力部队得到锻炼,工作能力、军事素质都有显著提高,所以当他们回到武平不久就开辟了新局面,迅速建立、整顿武南、武北二支实力雄厚的地方游击队,击垮了东留钟永才保商队以及武北六十四乡民团的多次反扑,给敌人有力的打击。


6月初,毛泽东结束了在江西寻乌的调查,和朱德、陈毅等率领红四军主力进入武平,再次解放武平县城。随后召开中共武平县代表大会和武平县工农兵代表大会,分别成立中共武平县委和武平县苏维埃政府,练宝桢再次当选为县委委员和县苏维埃政府主席。从此,武平县的土地革命进入全盛时期,武平成为闽西革命根据地和中央苏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12月,10万国民党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实行第一次军事“围剿”。赣敌大兵压境,练宝桢率领游击队被迫撤出武平西南部,转战于武平北部。练宝桢领导武北地区游击队击溃地方民团的多次进攻,为保卫地方政权作出巨大的贡献。同时,他还帮助搞好地方政权的建设,并直接参加中共武北区委的工作。后因战局的需要,闽西特委遵照闽粤赣边区党委的指示精神,将武平、上杭合并成杭武县,武北区成为杭武县第八区。练宝桢当选为中共杭武县委委员、县苏执委,直接指导武北地区的工作。1931年春,杭武县委调练宝桢夫妇到杭武第二区(稔田)工作。练宝桢任区党委书记,妻子谢佑莲任区苏妇女部长。


这时,闽西苏区在王明“左”倾错误影响下,开始“肃社党”,练宝桢夫妇同时被诬为“社会民主党分子”而被害。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练宝桢的冤案得到平反昭雪。





龙岩市全媒体中心出品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