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闽西共产党员英烈风采【18】陈康容:归侨女英烈

时间:2021-08-10 来源:龙岩市全媒体中心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陈康容


陈康容,又名陈亚莹,福建省永定县岐岭乡人,1915年生于缅甸仰光。1930年,15岁的陈康容随同父亲回老家探亲,家乡的秀丽山川和浓浓亲情,令她深深眷恋。在她的一再要求下,父亲满足了女儿留在家乡读书的愿望。她先后就读于厦门集美中学、厦门大学。在厦大期间,她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4年冬,厦门军警不断迫害、逮捕进步学生,白色恐怖笼罩校园。在这种形势下,陈康容被迫离开厦大,再度去缅甸,在仰光华侨女子中学任教。这是一所由爱国华侨创办的学校。陈康容在传播中华文化的同时,经常教学生唱抗日救亡歌曲,与师生一起排演进步话剧,还以“阿莹”的笔名为《仰光日报》撰稿 , 揭露日军侵占东北的罪行。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枪声揭开了全民族抗战的序幕。7月11日,她在《南洋商报》发表长诗《家乡沦亡曲》,号召人民:“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为了自由,为了不再饥饿,为了解脱奴隶的锁链,为了重建我们新的家园,我们不再等待黎明。放一把火,在三更夜半,炫耀着每个角落、每个方向,咆哮着,怒吼着反攻!”


国难当头,陈康容毅然放弃了在异国优厚的物质生活,告别父母和亲人,再度回到厦门,参加“中国妇女慰劳前方抗战将士总会厦门分会”和“厦门文化界抗敌后援会”工作,并担任中共厦门工委妇女支部宣传委员,全身心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作为一名英勇的抗战女战士,陈康容的抗日武器就是她手中犀利的笔。她是抗日救亡运动中“厦门诗歌会”的领导成员,在她和蒲风、童晴岚等爱国诗人的努力下,《厦门诗歌》创刊出版,并定名为《轰炸机》,《轰炸机》里的抗日救亡诗篇不断地激励厦门人民奋起抗日。她用“胜子”的笔名,经常在《江声报》《星光日报》上发表文章,宣传鼓动妇女和青年,以实际行动投身抗战洪流。她还发动厦门各界妇女参加唱抗日救亡歌曲运动,她亲自教唱抗战歌曲,用歌声将积压在心中的怒火喷射出来,在厦门形成了惊天动地的抗日雷鸣。



她在1937年8月《抗敌导报》创刊号上发表的文章《厦门妇女怒吼起来了》脍炙人口,许多厦门妇女受到这篇文章的感染纷纷加入抗战救国的行列。文章这样写道:“厦门的妇女们,不再沉闷着把岁月耗在昏暗的家庭里,昏暗的灶头灯下,踏上民族解放的大道了!是的,厦门妇女不再是缄默的,厦门的妇女怒吼起来了,这是值得庆幸的!”犀利的文笔、强大的感召力在今天读来依然令人热血沸腾。


厦门沦陷后,她受组织派遣,来到当时闽粤赣抗日救亡中心龙岩白土,参加中共闽西南特委举办的抗日救亡骨干训练班学习。毕业后,受特委指派到永定家乡,任中共岐岭支部委员,以岐岭小学教员和岐岭抗敌后援会干事长身份,组织民众抗日救亡,并对蓄意制造摩擦事端的国民党顽固派进行了“有理、有利、有声”的斗争,使当地的抗日救亡运动迅速活跃起来,赢得了各界人士的支持。


1940年8月19日,陈康容被永定保安团顽军秘密逮捕,关押在抚市狱中。敌人企图利用她思念幼子的母爱之心对她进行诱降,并逼迫她写自首书,还威胁她:“限三天内把党支部的名单交出来,要不就剥你的皮。”她顶住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和威逼利诱,大义凛然,坚贞不屈,写下了“青春价无比,团聚何须提;为了申正义,岂惧剥重皮!”的诗句。同年9月17日,陈康容在抚市英勇就义,年仅25岁。


陈康容狱中诗


在陈康容牺牲4年后的1944年11月,中共永定县委在金丰大山组织了一支抗日反顽游击队,命名为“康容支队”,以纪念这位英勇的女战士。这支游击队活跃在金丰大山,一直战斗到全中国解放。





龙岩市全媒体中心出品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