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悲壮:刘少奇与红军工人师

时间:2023-07-07 来源:龙岩电视台

图为广西全州县凤凰嘴渡口(2017年3月)。宋客 摄


□邱明

1933年2月8日,中共中央局发布《关于在粉碎敌人四次“围剿”的决战面前党的紧急任务》的号召。首当其冲的“紧急任务”便是“最大限度的巩固与扩大主力红军,在全国各苏区,创造一百万铁的红军,来同帝国主义国民党军队作战。”

为贯彻执行党中央决议,全总苏区中央执行局委员长刘少奇考虑工会能否在动员青年工人参军参战的惯常做法上有所突破与创新。

他想起在汀州考察工会工作时,当地把25岁至45岁的工人组织参加工人赤卫军,编为一个团,配有少量枪支,平时轮流在市区、厂区站岗放哨,维持社会治安和厂内安全的做法,顿时眼睛一亮,萌发了一个扩红新思路:组建红军工人师。

刘少奇的建议得到中革军委的批准,扩大红军的猛烈浪潮铺开了,福建近2000名工人组成一个团加入工人师。福建省木船工会原计划扩大红军100人,结果超额70名,永定就有30余名青年船工当场报名参加红军。有的地方甚至整营、整连地加入工人师,例如长汀县红坊区的模范连。

1933年8月1日,中革军委在瑞金南郊竹马岗隆重举行中国工农红军中央警卫师(工人师)成立大会。中革军委主席朱德、参谋长叶剑英等领导人出席大会。

朱德亲自为工人师授旗,并宣布梁广(全总苏区中央执行局组织部部长)任该师政委,李松任师长。工人师担负保卫赤色首都的任务,受中革军委直接指挥,下辖三个正规团、一个补充团。

这支队伍从师长、师政治委员到普通官兵都由清一色工人担任。这支队伍组建、训练不到半年,就投入保卫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最残酷的战斗中。

在工人师驻防瑞金整编、训练的日子,一有闲暇,刘少奇总要到工人师驻地转一转,看一看,了解工人师的政治教育、军事训练及物资供给情况。并且在工作会和生活会上多次指示全总女工部部长刘群先及青工部部长王秀组织妇女歌舞队、洗衣队去工人师慰问演出,为指战员们洗衣、补衣、打草鞋,探望伤病员,以激励鼓舞部队士气。

1934年2月,针对第五次反“围剿”战局骤变的紧迫形势,中革军委决定,工人师编为独立第二十三师,归西方军建制,下辖67、68、69三个团。在陈毅司令员领导下开赴中央苏区永丰、龙岗前线,投入保卫中央苏区西线反“围剿”战斗。

工人师开上前线,刘少奇更加挂念万分。3月底,刘少奇指示郭光洲等三人,代表全总执行局,深入永丰战地,看望慰问工人师广大指战员。郭光洲返回全总后,绘声绘色地向刘少奇汇报了工人师配属红一军团的丁毛山战斗、独立进行的中洲反击战、上固阻击战的战斗情景。

“好,好,好!工人师真是好样的!”刘少奇不是感情很外露的人,却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攥着郭光洲的手,摇着,连连称好。

不久,红二十三师参加了广昌、上固等地的防御战,表现出勇敢善战、不怕牺牲的战斗风貌,受到全总苏区中央执行局的赞扬和慰问。随着会昌、广昌相继失守,中央苏区南北门户洞开,在西边具有重要战略地位的龙冈也岌岌可危。《红色中华》第183期通栏标题发出号召:“西方战线的拼死决战——不让敌人占领我们的龙冈。”

据西方军战士钟远生回忆:“我在1934年旧历正月初参加红军,编在西方军刚成立的二十三师。当时我们师在龙冈筑炮楼,用禾桶屯粮屯水,上级说要在龙冈‘定生死’,意即打不赢就死在这里。”4月30日,国民党92、93、99师进犯龙冈,西方军第二十三师与独立2团、独立3团共约七千人并肩御敌,龙冈顿时炮声震天,硝烟弥漫。

据台湾薛岳所谓的《剿匪纪实》所载:“匪军23师、独立2、3团分踞龙冈西南一带高地,并以一部死守龙冈北端堡垒。激战竟日,匪卒不支,纷纷向兴国古龙冈溃窜。惟龙冈北端匪堡坚固异常,虽叠经炮火轰击,皆未奏效。继由该旅590团第1营奋勇冲锋,肉搏十余次,迄午后5时,始将该匪堡攻破,才确实占领龙冈。”

由于红军分六路把守,兵力不敷分配,且西方军不适应新战场指挥,加上总指挥陈毅负重伤,9月21日,中革军委将西方军所辖的二十三师、二十一师在崇贤合编为红一方面军第八军团,辖2个师6个团。红八军团,是中央红军中最年轻的一个军团,诞生于长征前一个月。10月上旬,朱德电令八军团立即转移,准备突围。13日,中革军委规定各军团、各师进行联络的代号,八军团叫“济南”,二十一师叫“定南”,二十三师叫“龙南”,随三军团跟进,担任右翼拱卫。17日,八军团从社富出发,过于都河突围长征。

长征前夕,刘少奇随全总苏区中央执行局编入军委第二野战纵队,即“红章”纵队。长征突破第一道封锁线的第二天,在于都南部仁凤、小溪地区,刘少奇接周恩来、秦邦宪一份电令:“刘少奇参加中央红军第八军团领导工作,任中共中央代表。”八军团下辖的二十三师即工人师,刘少奇和自己领导组建的工人师浴血奋战在一起了。

11月中旬,刘少奇率红八军团随红三军团突破敌第二、第三道封锁线,进入湘南临武、嘉禾、蓝山一线。17日,中革军委发出《关于八、九军团进行改编给各军团各纵队的命令》,将红八、九军团各改编为一个师的编制,刘少奇和红三军团选派的军政干部各一人负责八军团的改编;凯丰和红一军团选派的军政干部各一人改编九军团。编后多余人员,分别充实到各军团、各纵队,这一工作限五日内完成。长征以来,红八军团随红三军团之后,担负全军右翼掩护任务。天天急行军、夜行军,边打边走。上有敌人飞机,后有敌人追兵,形势十分险恶。加上“大搬家”式的突围,掩护着连印刷机、造币机等坛坛罐罐抬着走的庞大的中央纵队,总摆脱不了被动挨打的局面。这一切,对新组建的红八军团都是异常严峻的考验。

19日,刘少奇率红八军团冒着连日阴雨进入黄泥井、黄泥铺一带,进行缩编。不料,刘少奇又接军委命令,即刻开赴宁蓝圩阻击敌周浑元纵队。25日,中共中央、红军总政治部为渡湘江发出《政治命令》,翌日,红军总司令朱德下达军事命令:敌有阻击我于湘江东岸,并由南北夹击之企图。我军为迅速前出湘江地域,并渡过湘江之目的,决分四路前进……八、九军团为第四纵队,经永明县城三峰山向灌阳、兴安前进。这样,八军团未及完成改编工作,刘少奇又率部火速投入湘江战役。

湘江战役中,八军团战斗力较弱,处于红军队伍的后面。但刘少奇和他的战友们,以自身巨大的牺牲,保障中央机关安全渡过湘江,突破了蒋介石第四道封锁线。12月1日上午,凤凰嘴渡口浮桥被炸断,涉水渡江的八军团指战员受到敌机轰炸,几乎全军覆没。当天夜里,政治部主任罗荣桓清点队伍,发现八军团万余人仅剩下600余人,连挑夫、勤杂人员在内也不过1000人。

12月3日,红八军团进入西延山脉瑶民区域。4日,翻越长征以来第一座高山——越城岭主峰老山界。刘少奇又接军委急电:命令八军团扼守老山界,阻击桂军第四十四师王赞斌部追敌,掩护全军通过。于是红八军团又接替了红五军团,成为全军的后卫,单独扼守老山界两天两夜。

八军团损失惨重,难成建制,12月18日,中央政治局在黎平会议上决定中央红军进行整编,红八军团、教导师奉命撤销,八军团余部并入五军团。八军团成立才3个月,成为红军战史时间最短的部队。

红八军团主要领导调军委待命,只留刘少奇一人任红五军团中央代表。作为从未做过军事工作的职业革命家,刘少奇和他亲手创建的中国工农红军工人师,休戚与共、出生入死,经受住了万里长征之初最为严峻的考验。诞生于第一次纪念人民军队建军节的红军工人师,走完它短暂却光辉且不朽的历程,一如绝命后卫师红三十四师在红军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在我党我军历史上最为艰苦的历程中,悲壮的军魂永远熠熠闪光。


热门评论